近日,TVB的節目《東張西望》再次引起話題,其採訪隊保持了一貫矯情、討厭的風格,去到日本熊本災區報道災情。節目美其名為深入災區,但去到當地卻沒有食物,要災民反過來救濟他們。

節目中,主持滿懷感動的盛讚日本人之高尚,配以柔和音樂,向觀眾呈現了一幕人性光輝。然而,此事沒有催人淚下,卻是令人髮指。《東張西望》一向熱愛消費他人,以此製造JUICY的話題,吸引觀眾同時沾下好人好事(或慘人慘事)的光,無所不用其極。具體的例子有肖友懷事件,《東張西望》以極其矯情的手法來報道,花大量篇幅訪問肖友懷外婆,把她當成祥林嫂般,在大氣電波宣揚噁心的虛偽同情心,陰濕地配合中共殖民香港,破壞出入境機制。這次,在熊本事件中,TVB又再踢到鐵板。

筆者曾聽過一個故事,有一個飢餓的人,他身無分文,買不起任何東西,只好到處求人施捨。他問過街上很多身光頸靚、衣著華貴的人,以為他們這麼有錢,必能給他買點吃的。但人人都一臉林建岳式的厭惡和鄙夷,不願答理,結果那飢餓的人都沒能拿到食物果腹。正不知如何是好,有一個衣服上滿是補釘的窮人,走了過來,手中拿了個麵包給他。

飢餓的人問:「為什麼你這麼窮還要幫我?不把麵包留給自己?」

窮人道:「因為我也餓過,知道飢餓的苦楚。」

故事宗旨當然不在鼓吹仇富,而是在說明同理心的高貴。日本人和地震搏鬥了無數次,自然知道災區生活之困苦。疾風知勁草,歲寒知松柏。地震之後,大和民族保持秩序,古道熱腸,共度時艱,發揚了人性光輝,展現了優秀民族之風。他們不介意幫助人,是因為他們吃過苦,有高尚的同理心。

然而,世上有些人卻喜歡從中取利,從他人的同理心中佔便宜,這種人無分國藉人種血統,皆被稱為蝗蟲。台灣蘋果記者,自己不帶食物,卻跑去日本政府救災部門拿取那些派發給災民的食物,沒半點慚愧,還笑嘻嘻的說「下一頓有著落了」。《東張西望》也一樣,什麼也不準備,就去災區添煩添亂,給災民百上加斤,還要特地播出來說日本人有多麼好,這絕對是在消費災難。

幫是人情,不幫是道理。別人身陷險境之際,還要去拖後腳,更洋洋得意的拿來消費。給他三分顏色,就開起染房來。《東張西望》的採訪隊如果是悄悄把飯團吃完,私下道謝,也就算了,但卻偏偏要放到鏡頭前表演,把惡行曝露於人前,讓醜事傳遍千里,使香港蒙羞。把佔人便宜當成好人好事來報道,事後諸多狡辯,越描越黑,不但無恥,也是愚蠢。

當香港遭受中共文化清洗,殖民換血,成為一個獨裁統治的災區,《東張西望》會為人禍喝彩,奏著黨的主旋律,滿嘴「懷仔懷仔」的宣揚偽善和愚昧,在香港人這些政治災民身上吸血播毒。當外國出事,就連忙跑去趁熱鬧,在台灣助水煎包出風頭是如此,熊本大地震去搶災民物資也是如此。明明只是一個八婆節目,居然也能做得天怒人怨,矯情下賤無底限,也算是一種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