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在肯亞發生,台灣人被中國當局綁架的事件。作為香港人,想必百般滋味在心頭。因為銅鑼灣書店事件中,中國當局也是以類似的方式在香港、泰國綁架香港人。同樣沒有國家的香港人,根本甚麼也做不了。

事件中的台灣人,並沒有在中國犯事。不計他們獲判無罪,中國當局根本無權帶走他們。情況就像張子強及其同謀,他們並非在中國犯案。中國當局無權處理。

肯亞事件還帶出一個討論。那就是所謂的維持現狀,維持的究竟是甚麼現狀。一些人自欺欺人說:「如果修憲就可以避免事情發生了」。我想問,人家會理會你中華民國憲法講甚麼嗎?修憲是否要將外來憲法沒有提及的台灣、澎湖塞進去,確認外來統治?

中國之所以可以一直在國際上打壓台灣,完全因為台灣根本未有自己的國家。在國際認知;中華民國不過中國一個朝,而非獨立於紅色中國的主權國。開口「中華民國」,閉口「華夏民族」;跟宣稱自己是中國人毫無分別,尤其在這個時候。在解釋國與國的關係,日本思想家福澤諭吉曾這樣說:「我國目前國力不及西洋諸國,但是在一國的權利上並無差異。假如有人違反公義,使我族受到屈辱。那即便要與世界為敵也不足懼!」。然而在現有體制,台灣即使跟中國打起來,也只會被視為中國內戰。

肯亞事件反映了流亡殖民體制不但不會保護台灣,同時還會不住帶來屈辱。中國對台灣沒有掌控權,亦尚且如此。香港卻有一班政客大放厥詞,將基本法框下「重寫」憲法條文、永續外來體制說成自決、建國。頭腦清醒、智力正常的,只有盡力阻止他們當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