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咁的,見到近日的黃之鋒的表現,令我諗起多年前讀過王安石一篇文章《傷仲永》,不得不說歷史總是不斷重複。

《傷仲永》文章的主角是方仲永,一個農村孩童,他五歲時未讀過書就能出口成文,吟詩作對,令鄉人視之為奇才。然而,當方仲永的名聲日隆,其父母雙親卻不好好讓他唸書,長進知識,而是帶他到處表演賺錢。當方仲永十二三歲時才華漸失,詩已經作得不比以前好,再過七年最終「泯然眾人矣」,才氣盡失與普通人無異。

有留意我文章的話,應該知道我曾是學民思潮及黃之鋒支持者。遙想幾年前,黃之鋒真的是唇紅齒白,面對傳媒訪問,眼神堅定,論點清晰,短短幾秒的訪問,就直接說明來意,有什麼行動,針對什麼人,為何行動,完全不像一個十來歲的中學生,思路比泛民政客要清晰百倍。在反國教一事上,梁匪振英上前握手,黃之鋒退後一步,以鞠躬回應,我相信包括我在內的很多香港人都「濕了」(我意思是好感動)。我敢說,當時學民思潮的傳媒形象,主要是來自黃之鋒的言行。

黃之鋒是否一個奇才?即使現在我有多討厭他,也不能否認學民思潮創立初期的黃之鋒極具領袖魅力,不單是學生的光環的加乘,他當時的言行,就算放在今日來看也一樣出眾,泛民政棍也一樣做不到。

然而,跟方仲永一樣,黃之鋒名聲光環如日沖天,但這些名聲不會轉變為才能,當愛上了面對鏡頭表演,進步的只是演技,而不是真才實學。由反國教的尾聲,絕食行動,解散集會,再到後來的雨傘革命守護大台,保護金紫荊升旗禮等等,黃之鋒在論述上沒有長進,還是停留在「和理非非」、「建設民主中國」、「我是中國人愛國愛港」的論調,學習的反而是泛民政棍面對訪問的技巧,以及政治陰招。與幾年前的黃之鋒相比,不只是政棍化,而是黃之鋒整個人變得平庸了。

而到了今天,黃之鋒解散學民、籌組「香港中箭」,其過程之中甩漏之多,公關災難之頻密,都令人為之汗顏。我自己到現在為止,都沒有在「甩漏」之事批評黃之鋒及香港中箭,我向來認為要批評就應該針對其論述,其言行,但今日星期五放假,我回顧消息,才知道原來黃之鋒回應網民時,處處抹黑政敵,而香港中箭又有特權合拼別人的專頁。這一連串的事,你可見如今的黃之鋒,不但只平庸,還撤底的販民政棍化。

我會不會好像王安石一樣《傷之鋒》?當然不會了,我反而想勸一下剛毅ALLIN6的錢詩文早日退之鋒保平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