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A_C8owO0FI

2016年4月14日,樹仁大學學生會與香港演藝學院學生會聯合舉辦「抗爭模式與出路 – 和平非暴力與勇武之辯」學術論壇,惟論壇一波三折,本來在樹仁舉行,竟遭校方封殺,於是樹仁學生會唯有移師演藝;演藝學院學生會本來借用地下的演講廳,又被校方反對,於是學生會改為借用三樓TV Studio,本來已經得到電影電視學院院長同意,但論壇舉行當日竟遭副校長制止,結果只好在學生會會室門外舉行;論壇舉行期間校方更不斷以廣播要求在場人士儘快離開,騷擾活動舉行。兩間學校皆舉枉錯諸直,我等雖不服竟仍非暴力的席地而坐,未有向學校官僚揮拳,實在是寬容之彰顯。

是次演講之嘉賓,有香港民族黨的陳浩天、本土民主前線的梁天琦、民主黨的區諾軒以及人民力量的陳偉業。若以理論基礎以及論證技巧來說,梁天琦與區諾軒表現最為突出,基本上整個論壇最精采的學術爭論皆以二人之交鋒為中心。以說話技巧來說,陳浩天表現較佳,氣勢咄咄逼人,惟理論內容不太紮實,論證表現一般,不斷要人回應「統獨」問題,偏離了論壇主題。論態度的話,梁天琦和區諾軒比較謙遜,陳浩天過多不必要的激情,而公務繁忙的陳偉業就不斷低頭查看手機。年紀最大的陳偉業是四人當中表現最不堪的一位;他只是不斷自圓其說,老調重彈,未能理解亦無法回應他人之質疑,不斷重覆指控他人曲解自己意思,說「我無講過」、「我無講過」,論述不堪一擊。

陳偉業最惡劣的問題在於其趾高氣揚的態度。每當陳浩天或梁天琦批評其立場或理論之時,他總是擺出一副不屑的樣子(俗稱「西面」);其他人發言時,他總是低著頭看手機。相反,坐在旁邊的區諾軒非常認真和仔細聆聽其他嘉賓發言,間中拿起筆來寫下重點,然後逐一回應。他人發言時梁天琦更是不斷做筆錄,後來與區諾軒就對約翰・羅爾斯(John Rawls)之公民抗命理論提出相反意見之時,亦即席用電腦找出原文,回應區諾軒之批評。

梁天琦與區諾軒之辯論意義在於澄清了勇武抗爭與非暴力抗爭根本前設的不同,包括以下幾點:
一、勇武抗爭接受在有正當理由(如自衛)情況下還擊,非暴力抗爭則難以接受「傷害他人」,
二、勇武抗爭判斷香港並非一個「接近公義」之社會(無民主),故無法使用公民抗命,但非暴力抗爭判斷香港亦屬一個「接近公義」之社會(有法治),及
三、勇武抗爭主張抗爭為自發,無團體發起,各人為自己行為負責,但非暴力抗爭堅持運動有發起團體,發起人要為參與者言行負責。

由於社運界的私怨文化,過去雙方一直無法認真理解抗爭理論分歧真正所在,只是停留於facebook打飛機和抹黑的小學雞層次;然而,今次梁天琦與區諾軒之辯則在理性層面指出兩套理論的對立所在。這三點前設,涉及的是信念之差別。政治分歧說到底就是政治信念的對立。信念是主觀的,但理路是客觀的;從政者或社運領袖必須有足夠的學識去整理自己的理路,展述自己的論述,並明白對方與自己的分歧所在,確切理解及回應對方的批評。有一些人做了立法會議員多年,依然停留於抹黑和私怨的層面去思考問題,實在是香港政界的悲哀。希望未來各大學生會能夠繼續舉辦類似論壇討論抗爭手法,促進各派行動者就每一次的抗爭進行反省。

主後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