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督幼女彭雅思 (Alice Patten) 於面書貼上早年在港拍攝的全家幅,留言說:「我很感激你們的支持,我愛香港!」,親善而重情念舊,與 689 問題女兒梁齊昕滿眼的怨毒、仇恨 (梁齊昕曾發表「君子報仇十年未晚」、「一世都唔會放過你哋。你哋知你地係邊個」等怪論) 可謂大相逕庭,難怪網民一面倒回覆「永遠的第一家庭」、「真正香港人仍然很掛念你們」、「回來吧」。

香港人喜歡彭督一家,喜歡英國管治,並非沒有理由。

很簡單,彭督會落區吃蛋撻、飲涼茶,與市民作近距離接觸,689 會嗎?親民尚且做不到,還要帶頭破壞香港的法治,委過於人,試問如何令港人心服?

李彭廣《管治香港》指出,戴麟趾離任前,一度因接受民間所送的貴重禮物有可能違反《殖民地條例》和相關指引,多次詢問外交及聯邦事務部意見,不敢恣意妄為。麥理浩抵港履新,外交及聯邦事務部要求規劃香港的社會發展,被麥督以「總督擁有殖民地管治的最後決定權」駁斥。正因為以前港府講究原則、遵守程序,一視同仁,它才深受廣泛市民愛戴。倘若歷任港督無異於 689,以權謀私,一副「只許州官放火」的架勢,港人焉會不視之如寇讎?

中共常常怪責香港「人心未回歸」。其實,人心早就回歸,不過不是回到你這一邊罷了。「亡羊補牢,未為晚也」,可惜中共一意孤行,決心與香港人對著幹,其要在日後重拾港人信心,恐怕難上加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