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人車一直在山路慢駛,窗外濛濛細雨瀰漫天空,一片灰白;山道兩旁的民宿和餐館,在車窗框裡不斷退後,車子一個轉彎,上了一條坡道,兩邊幼木叢後的木屋子就在眼前。

「我們到了。」經歷了大概兩小時的車程,迎接我們的司機笑容可掬地說。
我拿出一張紙鈔遞給司機,帶點歉意同時表示謝意。

「一點心意,我可以謝謝您嗎?」
「不用啦,你覺得我好的話,替我在老闆面前美言幾句就好了。」

我們一面不捨地從舒適的車座椅下來,一面偷偷討論著,擅自把小費鈔票遞給包車司機,這在當地是不禮貌的行為嗎?還是他嫌銀碼太小了?

在香港出發前一天,一直跟我來往電郵的民宿主人向我再三確定是否需要包車,網上查過台灣TAXI價格相差不大,為免去到時跟司機議價的麻煩,就回信確定了。

從台中清泉崗機場走出來,看到拿著我的名牌來接機的司機,穿著一件淺啡色棉褸,一副帶有斯文氣質的幼框眼鏡,沒有我想像中香港大多數司機的粗獷和奔放,我們先得到一個溫柔的微笑,然後指引我們辦理兌錢和電話卡的方向。

我在銀聯櫃員機提款的要求被拒絕,我搓著手把事情告訴了司機,他一時之間還未意會到問題,反而建議我可以試用另一邊大堂的櫃員機看看。我匆匆跑到國內航機的大堂,另一間銀行的提櫃機也拒絕提款要求。由於我堅持台灣當地兌換會比較化算,出發前家人把港幣匯入我的戶口,當時我和家人身上一分一毫台幣都沒有,我搔了搔頭,手背輕抹額頭的一把汗,盤算著下一步打算。

今次台中之旅提早準備好行李,竟然忘記設定海外提款。我裝著沒事地告訴家人和司機提款不知為何被拒絕,一面拿出手機沒意識地滑著,檢查銀行手機應用,又馬上GOOGLE搜尋解決方案。也許是這樣的情況下,我發現了銀行的手機應用無法設定海外提款,你必須用瀏覽器直接到銀行網站才能海外辦理。

匯出台幣後我們各買了一張七天無限上網連號碼的電話卡,每張五百元,就跟隨司機步向停車場。算算時間,至少擔誤了司機半小時,我一面不好意思地頻頻道歉,一面估算一般來說按時間收費的司機,究竟因為我的大意而損失了多少。我們一直以為包車司機是民宿代為聯絡,後來才知道他其實就是民宿員工。

司機的聲音仍然溫文有禮:「沒關係,台灣前天下雪,這是入冬第三場雪,你們明天應該可以看啊。」
司機轉移話題到我們的行程上,解釋台灣下雪的情況,和網上的資料一樣,整個台灣可以看到雪的景點只有南投合歡山,其他雪地高峰都需要有經驗的攀爬登山專家才能抵達。
(後記:後來一道超級寒流令台灣各地都下雪,當時是始料未及)

雪隨雨下,山腳下雨,山峰就會下雪;望著這天漫天風雨的天氣,司機興致勃勃地形容合歡山的雪。聽起來原定觀賞日出的行程行不通了,山道每年下雪都會凌晨設路障,上山遊客可以看到遍地雪景,彌補損失日出的遺憾。

這時,我轉過頭看看後座的家人,旁邊的青蛙小姐仍舊是「上車就熟睡」,爸媽精神奕奕的看著車窗風光。

司機一面開車,一面禮貌地跟我們聊,介紹街邊綻開的梅花,也談南投路邊隨處可見的美食甕缸雞,有時看到我們累了,就安靜地留意路面。

恰到好處的相處,讓我們在台中愉快地開始了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