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會選舉將至,新政黨 / 聯盟相繼成立,俱主張「香港人優先」、「自決公投」。由雙學成員組成的香港眾志,打算用 10 年時間推動公投制憲。青年新政、東九龍社區關注組、天水圍民生關注組等 6 個傘後組織所組成的選舉聯盟,則要求在 5 年後舉行電子公投,讓香港人自決前途,「『港獨』將會是一個選項」。

姑勿論他們能否將自己所說化成行動,僅就目前形勢看,尚未提出過任何本土訴求的民主黨、執迷於大愛包容的社記人力,似乎注定被時代摒棄,選情越來越不利。

公民黨雖曾發表《為香港而立:本土、自主、多元》宣言,但文質彬彬的形象、「本土」和「多元」的格格不入,令他們得不到年青首投族支持。年青首投族需要戰士、抵制大陸文化滲入,公民黨滿足不了他們。專業人士選票相信仍是公民黨賴以「偏安」的憑藉。

「泛民」窮途末路、「建制」不會有大變動 (因中共有精密的配票機制、源源不絕的蛇齋餅粽),選舉焦點必然落在各本土派的競逐上。故此,是次選舉其實可視作「對各條本土路線的公投」。

在已知出選的本土派中,新民主同盟最溫和,只強調「香港人優先」,未有表態「反共」及爭取「自決公投」。香港眾志較進一步,推動十年後公投制憲,但「蕭瑟秋風今又是,換了人間」,屆時公投可能已異化成替「新香港人」爭取自決前途,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則淪為少數族群。相比之下,「金」聯盟提出 2021 年公投,訴求較合理。可是,和理非的抗爭手法,加上「反共」取態不清晰,致使他們的路線始終屬於溫和。

激進路線有熱 (血公民) 普 (羅政治學苑) 城 (邦派)、本民前和香港民族黨為代表。

熱普城高舉「五區公投,全民制憲」,看似走得極端,實則不然。陳雲新近發表文章<公投與香港民意的問題,全民制憲與假扮公投的分別何在?>提到爭取「動議修訂《基本法》第五條,永續《基本法》,確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自主權」、「動議特區政府執行《基本法》第二十二條,令香港擁有大陸移民的審批權」。前者 689 搶先回應:「以《基本法》規定之五十年內不變,我們說的,是香港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並不是指主權五十年後可以變」,換句話說,即使《基本法》永續,中共也只保證香港繼續享有「經濟自主」,卻不允許香港擁有完全的「政治自主」。至於後者,眾所周知,港共乃中共之傀儡,除非中共倒台,否則港共決不會奪回審批權。陳雲樂觀展望是好,但訴求的確不易實現。

況且,黃毓民在<全民制憲是中共在香港最後的下台階!-「一國兩制」的實踐與延續>發言稿說:「提出全民制憲的計劃,其實已經是一種妥協,給中共在香港維持名義上主權的下台階 – 五星紅旗可照舊飄揚,及維持象徵式駐軍」,陳雲亦多次重申「香港建國」的「國」是與中共有著邦聯關係的附屬國,並非完全獨立的共和國。和本民前不介意代表「港獨」、民族黨爭取建立「獨立自主的香港共和國」並排而觀,熱普城是激進路線中的保守派,毫無懸念。

問題是:當中共捕風捉影,對「港獨」疑神疑鬼的時候,我們何不殺它一個措手不及,力捧「港獨」政黨的場?民族黨、本民前的總得票略高於熱普城,遠超過香港眾志、新民主同盟,將會是一個極為可怕的警號,標誌著香港人 (特別是年青一代) 全面否定中共管治合法性,同時不再承認習以為常的「中國人」身份。中共面對此一收拾不了的殘局,無法安枕之下,未嘗不會認真考慮將國家主權分散一點到香港。然而,這不是我們妥協換來,是中共妥協的結果!

筆者無意左右各位的投票取態,僅將自己千慮一得之愚見加以分享。毛澤東說:「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現時中共鋪天蓋地打壓「港獨」,9 月站在「港獨」一邊應該不會犯大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