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香港的本土派以經濟左翼為主,至今仍未形成左翼的港獨綱領;儘管本土民主前線的梁天琦在參選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時提出了本土政綱,但似乎本民前仍未有完整的黨綱。對於香港民族黨遲遲未有完整的社會經濟論述,我實在有點不滿意。昨日在熱血公民舉行的「大範圍討論港獨」論壇上,我發表了我的理論核彈,提出香港獨立建國後須廢除基本法107條「量入為出」的公共財政規(https://youtu.be/oejN_u-e8T8?t=7m57s),晚上亦發表了文章解釋(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6/04/10/30191/)。由於討論不足,未有其他真正的本土左翼走出來回應或跟進這議題,我惟有自行提出左翼的港獨綱領,採取社會自由主義之經濟思想為基礎,以引起討論。左翼港獨綱領包括以下主張:

一、個人自由,重建社區

香港絕對不可以為獨立而獨立。我等必須對於獨立之國家有明確的藍圖;我等要建設的香港,是一個保障每一位香港人的個人自由和基本人權(包括但不限於人身自由、言論自由、出版自由、新聞自由、結社自由、集會自由等)的民主香港社會。獨立鬥爭與民主鬥爭絕對不可以分割。為了建設一個理想的香港國,我等必須重建已經被地產商和政府蠶食的社區網絡,恢復鄰舍互助之精神。

二、華夏基督,文化自我,本土語言

沒有文化自我,就沒有身份認同,毫無主體性可言。受華夏儒釋道文化及基督宗教文化的人佔了香港人口的多數,故若要保存香港之文化自我,則當尊重、保存這兩個價值系統,保護宗教自由同時鼓勵宗教教育發展,使香港成為禮義之邦,推廣香港之文化活動。

為保存香港文化自我,政府當以廣東話及英語為官方語言及教育語言,同時鼓勵發支持小學、中學及大專教育機構提供更多不同國際語言之選修課程,以提昇香港的競爭力、國際形象以及文化水平。同時,為保存文化承傳,政府應由教育及文化政策入手,鼓勵使用客家話、閩南話/福建話、潮州話、四邑話、上海話等舊移民漢語方言或本土語言。

三、獨立主權,君主立憲

根據《大香港憲法》(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6/03/08/29136/ )成立香港王國,建設君主立憲制,並且得到聯合國承認的民主主權國家,立法會全面普選,三權分立,司法獨立,使香港擁有主權、行政、財政、立法、司法、關稅、貨幣、經貿、外交和國防自主,成為獨立的關稅區。

香港建國應重返英聯邦,並加入東南亞國家協會(ASEAN)以加強區域合作與貿易來往;更應與台灣及中國建交,確保邊界穩定。考慮到香港土地供應不足,香港應爭取向中國租用土地,推動經貿合作。

四、多元教育,全人發展

香港教育目前過度單一化,令學生出路狹窄。除了政府應廢除教資會,大幅增加大專資助學額,以提昇香港擁有大專學歷的人口比例至四成(與英國看齊),並且增加資助人文科學、社會科學和自然科學等專注學術研究的學系以外,更應當在小學及中學層面令教育內容多元化,使學生出路多元化,以學生的興趣為本,啟發學生的創意和批判思考。在傳統的學術訓練以外,政府應大幅增加藝術、工程、體育等專科學校,並為其就業安排出路,讓不同興趣的學生亦能夠一展所長。

為了把握香港漢英雙語之優勢,使香港成為東亞的文化與學術研究中心,政府應大力支持香港的人文科學(尤其哲學、文學、歷史、文化研究、宗教研究、音樂、藝術)、社會科學、自然科學等研究,並且為本地學術研究專才提供更多就業機會。

五、公平競爭,多元經濟

真正的自由市場並非放任自由,而是要有一個健全的法制以及負責任的政府不斷監察市場,維持市場健康發展,保障人人機會均等,維持公平競爭。在個人層面,政府應使大家有接受教育、醫療、就業等機會的平等權利;在市場層面,應打擊壟斷市場的大企業,實行累進的利得稅。

香港經濟過分依賴金融服務業,扼殺其他產業的發展;身為發達國家,香港必須大幅提昇擁有大專學歷之人口比例,發展高科技、醫藥及文化創意等產業,利用香港作為國際物流中心以及中西文化交匯處的優勢,背靠東亞市場,面向國際。

六、市場失效,政府調節,量出為入

香港面積不大,市場細小,私人營業容易壟斷各樣民生必需品之供應。供應不足令必需品價值過高,產量過低,造成市場失效。在此情況下,政府必須介入市場,將容易形成壟斷的必需品市場公營化,或成立政府全資擁有且不會上市的公營企業參與市場生產,包括但不限於:公共屋邨街市及商場管理(現由領展管理)、鐵路、公共巴士、渡輪、隧道、食水、電力等。

香港土地資源緊拙,加上地產商屯地,令樓價高企,房屋不足,居住質素低下。故香港政府必須增建公屋及居屋,制定土地法強制收回在指定時間內未有按原定土地規劃發展的空地,以改善香港人的居住空間和質素。

真正的基建應以改善長遠香港人生活質素以及減低生產成本為目的,而非胡亂大興土木,故高鐵等大白象工程必須停建。為了讓政府有效調節經濟,按社會需要增加社會福利、教育、醫療、基建等開支,香港必須重新制憲,廢除現時基本法107條公共財政「量入為出」的原則,令香港政府以「量出為入」作為財政原則,按社會需要增加公共開支,長期實行赤字預算,改善民生,令社會財富分配更公平公正。

七、降低成本,扶持小資,保障勞工

香港土地及租金成本過高,嚴重影響中小企及小商戶的生計,故政府應徵收資產增值稅,對私人持有的閒置土地徵收罰款,防止投機者炒賣旺鋪以獲利,恢復流動小販發牌以減少對零售鋪位的需求,並且加強對土地用途規劃的監管,以及收購商場,提供租金低廉的營商環境,而為小商戶開拓生存空間,特別是保護傳統手工業以及鼓勵創業。

勞資關係不一定只有鬥爭;只要有完善的法制保障雙方利益,勞資對立即可消除。除了最低工資以外,勞工亦應享有最高工時和工會集體談判權。政府亦應當立法保障勞工工作環境的安全。

八、永續發展,糧水自給

為了減少對外依賴,令糧食的供應更加穩定,價格更加低廉,香港必須復興本土農業,立法保護農地,發展優質的有機耕種,提昇糧食自給率至六成,必要時更對部分農業生產者進行補貼,減少入口中國劣質食品。

為了減少對劣質而昂貴的東江水的依賴,香港應善用水庫之淡水資源,並且增建海水化淡廠,令淡水自給率提昇至90%,並改善河流、湖泊和水庫之水質,加強保護郊野公園,防止非法傾泥、非法砍伐、非法捕獵等破壞環境行為。

政府應廢除新界原居民之丁權,限制農地的轉讓,立法保育九龍及港島僅存的村落,以維持香港鄉村文化之承傳。

九、控制人口,改善生活,國民保健

香港人口密度過高,人口過多,人口老化問題嚴重,為改善生活空間,香港應把人口控制在七百萬以下,並且提供經濟資助,鼓勵老人到中國回鄉養老。

香港政府必須收回移民審批權,移民來港後可成為臨時居民,如欲成為公民,則須通過廣東話及漢語以及公民教育考試。

香港的住屋問題不僅是「量」的問題,亦是「質」的問題,社區配套亦非常重要。新市鎮的文娛康樂、體育、醫療、教育及交通設施不足,政府應投入資源改善,並資助宗教與慈善團體提供更多社會服務,尤其促進心理及精神健康之服務。

為提昇國民健康質素,香港政府應效法英國,設立國民保健署,於全國十八區開設公立的普通科和專科、牙科及中醫診所,分擔公營醫院急症室之負擔,並增加醫療劵,使低收入病人能夠享用私營醫療機構之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