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佔鐘佔旺期間,我瞓左幾晚街之後,都覺得無乜實效。諗過點都要有一日要去瞓下機場,一來舒服得多,二來咁先至有震撼力,令政府跪底。

到了2015年上旬,機場三跑爭護吵得熱哄哄之際,我在同年3月23日寫了一篇題為《我的水晶球:機場跑道被佔領》的文章,預言終有一日某個小島的機場會被島上村民佔領。當然我都係估下遮,無諗過真係會發生。

直至我剛看到香港空勤人員總工會的一篇聲明,我覺得「佔領機場」事件真的會出現,只不過未想過背後係由龍蝦策動遮。聲明題目為《促請民航處羅崇文處長交代香港國際機場的保安漏洞》,呢一篇根本就係一篇「佔領機場」動員令。當然「佔領機場」只是我的聯想,空總只要表達對機場安全的關注就足夠。但一旦機場有大批市民聚集,屆時各自提出其他訴求,亦可以預料。

未入正題先講工運歷史,在香港的工運歷史中,空中服務員的工運成功次數,絕對跑贏其他各行各業的工會。過往香港空中服務員的工業行動,無非是為了爭取更好的待遇,例如休假安排及合理薪酬之類。但今次這篇聲明涉及機場保安漏洞,關係到所有空中服務員條命仔,性命由關,<所有業界人士一定會出盡全力去保住自己條命。 這篇聲明表面上是講航空安全,實際上已道出香港禮崩樂壞,政府管治全面失效的大問題。聲明指出:「<香港民航處長作為香港航空監管機構的最高負責人,竟然作出如此妄顧航空安全的言論。空總絕對質疑其領導能力,及對民航航空安全的了解。」領導能力成疑,又何只民航處長?看看我們日日坐飛機去旅行的教育局局長、還有負責監督機場運作的運輸及房屋局局長、仲有果個人工貴過奧巴馬的香港白宮發言人。佢地個個日薪過萬,但日日烏龍百出。根本成個政府,都唔知做緊乜! 聲明末段,先至好野:「視乎事態發展,空總或需要呼籲動員,集合有關航空業者各部門的同事、甚至乘客,到香港國際機場客運大樓靜坐,示威抗議」,講到乘客,根本就全世界任何人都可以係乘客。就算你平日少坐飛機,你身邊總有一個親友會久不久會坐下飛機。空難一單都嫌多!航空安全涉及全球人類的性命。只要空總正式動員靜坐,一定大把「乘客」借題發揮走進機場實施佔領。 當然,是否真的有機會走去瞓機場,我不在乎,我只在乎怎樣可以令到政府跪低。如果空總這次「溫馨提示」會以靜坐威迫政府,政府仍然無動於衷,繼續我行我素,只會製造更大民怨,這個民怨核彈總會爆炸。假設這份聲明或靜坐運動真的令民航處處長跪低,便輪到政府內部會爆炸。自從龍蝦行李事件曝光之後,政府高層一個二個撲出來為梁匪家族護短,原來最終都係要跪低收場。那麼,日後仲有邊個肯冒天下之大不韙去做這種污穢勾當? 我個人評估,民航處處長唔會單單因為空總這篇聲明就跪低,特衰政府只會死撐。因為政府咁早跪低,就會證明梁匪一家在講大話。既然特衰政府死撐,咁樣空總只好正式動員業界人士和「乘客」進駐機場靜坐。只要「佔領機場」運動有聲勢,有群眾支持基礎,其後的工業行動一定接踵而來。政府一日不解釋清楚,釋除人們對香港航空安全的疑慮,空姐和機師絕對有權因為擔心飛行安全而拒絕登上飛機執勤。打份工遮,無理由拿自己條命教飛架!同時,又總會有人用自己方式向世界各地的機場通報香港機場的漏洞,別國的機場真的有權拒絕香港出發的航班降落,又或者在降落後派特種部隊登機搜索違禁品和扣留乘客。到時香港政府一定要解釋清楚,如果繼續死撐話特權避安檢無事,咁等同呼籲國際社會將香港機場列入黑名單。 無人希望香港會走到呢一步,但要是特衰政府繼續亂來,香港人一定要挺身而出加以制止。面對玩弄特權的匪官,瀆職無道的暴政,香港人千祈唔可以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