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

本刀不是上帝,但當我看見港共為應付本土勢力的崛起而手忙腳亂,甚至語無倫次時,就實在忍俊不禁。

9月立法會選舉的日子以緩慢的步伐迫近,經過年初二轟烈無匹的旺角魚蛋革命和早前聲勢浩大的立法會新界東議席補選後,中共殖民政權再也不能無視本土主義的影響力。畢竟,在共匪眼中,6萬多張支持勇武抗爭,以武制暴的選票相等於有6萬個暴徒誕生 (這個數字還僅僅只是新界東一個選區而已!),足以對社會構成潛在動亂因素。它必須承認本土勢力已經成了氣候,足以左右政局,對中共在港的統治構成直接威脅。面對如此險峻形勢,中聯辦和港澳辦的一眾大帝氣急敗壞,就應對之法,想必苦思良久。終於,想無可想,又再老調重彈,祭出統戰大法意圖絞殺本土。

早前泛民部份政黨(如:公民黨)提倡說要考慮走本土路線,回應社會云云,尚可視之為看風轉舵的滑頭之舉。但當身為民建聯立法會黨團召集人的葉國謙竟公開表示本土「並無不妥」,政府應該這樣做,並揚言民建聯也可以「在選舉中加入本土論述」,就令人深感震驚。以葉國謙之流的身份立場,竟發表此種尤如妓女宣揚貞潔重要性的言辭,並表示將會用作自己政黨選舉綱領,就不得不令人提高警覺,思考其背後可能存在的蠱惑。果然,屬於香港島選區的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鍾樹根,昨日就身體力行貫徹黨的新路線,重錘製作巨型廣告,寫上「月是故鄉明,要本土,不要分離」的字句,並懸掛在灣仔及銅鑼灣一帶外牆。

連鍾樹根都開始講本土,真是令人笑撚咗,但土共的統戰大法卻是因此而昭然若揭:當大部份政黨都說本土,那麼誰才是真正的本土?連民建聯都自稱本土,本土路線還有何獨特性、吸引力甚至真實性可言?土共的統戰計策,不外乎是搶奪本土的話語權和位置,再將之膠化做臭做爛,然後加以篡奪據為己有,而表面上卻又是做到順應民意,回應社會訴求之舉措。過程一如左膠們將黃絲做臭成低B的代名詞一樣,如出一轍。而當選舉期間民建聯等建制政黨全力開動選舉機器和配票系統取得大勝後,更可以洋洋得意加十級無恥地揚言:「這是我們本土的勝利」,民建聯的本土才是天下歸心,你們的假本土就是暴力亂港,分裂祖国,阻住搵食,不得人心。

誠然,到了今日人人皆可自稱本土的局面,土共發出如此下流的統戰之術,其實應該是在預期之內。畢竟,香港政經地位特殊,近日巴拿馬文件外洩一事更突顯出香港的重要性,共產黨投鼠忌器,派兵鎮壓的可能性大為降低。而最合符其利益理性之思維,就是「政治問題,政治解決」。究其手段內容,不外乎就是「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利用各種渠道進行宣傳滲透,拉攏結盟,甚至枱底交易互相勾結等等,務必使其他社會階層、陣營加入己方,或者支持己方的政策,或者最少保持中立,以最大程度孤立敵人。只要能夠將本土勢力扼殺夭折於萌芽狀態,建制陣營又何妨暫時「本土」一下?面對如此陷阱,真正愛護香港,守護香港的志士們必須提高警覺,並適時給予迎頭痛擊。

要反擊,其實唔難。

鍾樹根在他噁心的宣傳廣告中,已經將弱點暴露了出來。

TreeGun在廣告中說:「要本土,不要分離」,就是將本土和港獨區隔開,並將港獨設定為不可觸及的底線。要反擊的話,真正的本土支持者就必須挑戰這條底線,要公開支持港獨、宣揚港獨,並列舉出建制政黨過去多年來的賣港政績是如何豐盛,拆穿牠們的本土西洋鏡。面對港獨這條終極底線,民建聯之流必定不敢跟下去,而牠們對自己過去的惡行又無從辯解,自然會陷入進退兩難的窘困之
境,統戰毒計亦只得無功而還。

刻下香港提倡「命運自決」,而獨立建國,成為一個擁有實然主權的政體就是「命運自決」路線的終極形態。難得民建聯現在為大家搭好了橋,修好了路,天賜良機,還不去馬,就正是笨柒!所以由今天起,面對和談論各項社會議題時,也應該如亞視熄機前最後一刻羅霖所言:「都應該要獨立!」

當民建聯也開始高舉本土,港獨就是唯一生路。

不要忘記,不論你是本土路線中的那一條路線、那一道光譜,你阻攔中共對香港的再殖民計劃和赤化大計,你在共匪眼中,就統統都是亂臣賊子,與港獨無異。事已至此,難道還是要像泛民一眾那樣繼續心存僥倖嗎?

近日鄉事派出位人物侯志強講出了一番肺腑之言:「呢個世界只有互相利用,無真誠嘅人幫你,你無實力,人哋只有睇低你、踩死你!你完全無實力,睬你都傻!大家一定要醒喇!唔好沉醉喺美夢嗰度,你以為依附人哋,人哋就會愛你咩!?」對此番真言,本刀深有同感,認為不單是本土派,更是當下所有香港人都應該作為座右銘。

兵臨城下,刀架在頸,你應該沒有閒情逸致去顧慮共產黨是否最開心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