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青政選舉聯盟舉辦記者會,當中有三個重點。第一,他們將會使用公民民族論,及支持香港公投自決。第二,他們將會參選新界西,九龍東及九龍西,還有港島區等立法會四區。第三,他們計劃以網路形式或手機應用程式作「電子公投」,就一般社會議題,例如興建第三條跑道、全民退保「電子公投」,而長遠目標是在2021年就香港前途自決公投。

我先從簡單的結論說起,在政治主張而言,青政這次的演講內容對比一年前無疑是更加激進,但在抗爭手段上卻無寸進,更可謂是較目前社會大勢的勇武主張為之退步。

我們要明白不能空談主張,必須實踐,那我們就要搞清楚兩條問題。第一、民間的電子公投,有用嗎?第二、議會抗爭,還有效嗎?我接下來會為各位分析。

立場轉趨激進,手段卻仍然保守
當初青年新政草創,就已經有人批評他們太溫和,而今天他們政治主張轉趨激進,無疑是因為本民前、熱血公民、普羅政治學苑,香港復興會,香港民族黨等組織更激進政治主張拉闊政治光譜,還有旺角魚蛋革命中義士勇武鬥爭的功勞。正如公民黨、民建聯也開始說本土一樣,但覺醒得遲,也總比完全不會醒好,我不是要批評這一點,而是要各位提防如今才高舉本土旗幟,卻又在有選擇的情況下繼續提倡已經逐漸失效的抗爭舊路-議會抗爭及電子公投,到底他們是明知如此還有意導引,還是真心相信議會政治及民間電子公投是可行的辦法呢?

翻版黃之鋒的電子公投
再者,他們所提出的電子公投計劃,整個概念其實是黃之鋒上年提出的公投計劃翻版,我們重溫一下黃之鋒上年八月接受聚言時報訪問的講法:「黃之鋒認為香港人應先建立公投意識,將一些社會議題讓香港市民公投決定,從而使香港市民明白公投的意義,以至自決的價值。……有了終極目標,黃之鋒認為亦要訂下短、中和長期目標,好讓市民能夠清晰看見局勢的走向,不用一下子就將目標定得「太離地」,他說:「短期目標:實現公投決定社區民生議題;中期目標,以公投修改基本法;長期目標,以公投自決前途,解決香港二零四七問題。」只是黃之鋒到目前為止都沒有將之實踐,而是把公投的時間表推到十年後。

當時黃之鋒這個民間電子公投計劃,就已經有人批評只是民意調查,何以稱之為公投?將電子民意調查妄稱公投,除了是膠化公投外,這種「公投」的背後沒有行動升級的話,就只是一次又一次的民意表達,以及被政權漠視。當時陳雲就已經批評:「每次公投的決定都會被政府否決,這些所謂的全民意見調查的決定都會被政府否決,造成挫敗感,這就是泛民想做的事。」

而且,在記者會席間亦有記者問青年新政聯盟:「電子公投如何能達到目標?」他們回應:「只要香港人相信公投,有大量人投票,冇人會唔跟。」公投背後沒有行動將之付諸實行,只是「相信」有了投票結果,政權就會跟從,這是天方夜谭。雨傘革命,香港人用腳投票了,共產黨有跟從嗎?除非政權自願,否則沒有行動升級的準備,任何公投都可謂沒有動搖政權改變的力量。

重走議會抗爭舊路
如果有讀過我以住的文章,你一定知道我反對議會抗爭。我曾作以下分析:「議會本來是民意的競技場,不同的代議士在當中辯明是非,導正國策,但目前香港的立法會,對於香港人而言絕不是真正的立法機關,最多的功能只是不知效用的「關鍵否決權」,否決惡法。而對共產黨來說,議會的統治作用,正如晚清的皇室內閣一樣,是為了讓人產生「錯覺」,以為權力真的歸於自己,以為國策真的由議會決策,從而令民意宣洩。」

立法會起草議案及提案的權力在行政會議,行政會議成員由行政長官委任,會議由行政長官主持,而行政長官又是小圈子選舉產生,小圈子又由大量建制派佔據,而這些建制派又由共產黨直接指揮。簡單講,不論是立法會、行政會議、行政長官、小圈子1200人、建制派的最終話事人都是共產黨,而共產黨設立這麼多空殼「公司」,就是要在幕後統治香港,但又令香港人有錯覺,以為是這些「公司」在獨立運作。立法會就是其中一個面向觀眾的「空殼」公司,雖然表面上有「否決權」,但實際上只是共產黨的建造的巨型戲棚。共產黨真正赤化香港的手段不是議會,但香港人卻只集中注視立法會,讓共產黨暗渡陳倉,而這就是議會之於共產黨的價值了。」

在可選擇的情況下,社會大勢有傾向勇武的跡象時,卻仍走回議會抗爭的舊路,並以此作為主要戰場,這不正中共產黨下懷嗎?我並非反對參選立法會,而是我們必須扭轉議席的功能,燃燒其剩餘價值,而非鞏固議會的維穩功能。

總結
政治主張上的改變,如果沒有有效實踐,那只是空口講白話。雨傘革命後,一些泛民傘兵冒起,這些傘兵在政治上已經比很多香港人知道得更多,但覺醒卻仍然不足,他們認為到達某個權力位置就可以改變現實,但往往那個權力位置只是虛位,實際改變社會的是行動和手段,還有背後的文化論述。

香港剩餘的時間不多,我們必須要分清楚什麼手段有效,什麼手段無效,再浪費時間的話,我們將再次失去最好的機會。支持青年新政的朋友,請認真想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