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咁的,今年9月立法會選舉,同天琦嘅立法會補選,以及舊年11月的區選,個玩法都唔同。

區選要爭嘅議席得1個,而補選都係爭1個議席,因此先至會『守住關鍵一席』。大家個想法會係阻止邊個入局。但去到9月,就一次選好多席,個心態變咗做你想邊個入席,即係你鍾意邊個就投邊個。即係話,9月係無『含投』呢回事。(含淚投票的簡稱。不過,好多人覺得已經唔係含淚咁簡單,所以簡稱含投,留下空間由大家自行想像。)

一言以敝之,今年立法會唔使策略,想投邊個就投邊個,無含投呢回事。

其實要講嘅野去到呢度已講完,但要求詳細的話,是可以睇落去的。

新東補選加埋432581票,選1席,所以楊岳橋16萬票先夠贏。如果係9月立法會選舉,新界東9席的話,當投票人數一樣,穩拿一席就係432581票除9,即係48065票。通常參選名單多過議席,即係好多人都唔夠48065票的,咁點算?

呢個時候,就用最大餘額法鳥。

天琦有66524票,只要在9月立選他拿回此票數,他是穩拿一席的。他的餘額是66524 -48065 =18459票。

楊岳橋有160880票,可以穩拿3席,然後有16685票。

鼎佢有150329票,可取3席加6134票。

哪吒有33424票,在餘額中最多票。

如果本土分兩隊,66524除以二,即是33242票,略比哪吒少,入局機會大。泛民分4隊,160880票除4,每隊40220票,已經比哪吒高。因此,立法會的策略是候選人分隊,面向不同的選民,用不同形象去吸引不同選民。而不是選民去含投哪個。所以選民只須投自己喜歡的就可以,策略是參選者要做的事。

而家立法會主要分緊三個範疇打:

1.登記做選民:增加多點支持自己的人成為選民。大家可以找表弟妹登記做選民,協助我們年青一輩形成左右大局的力量。

2.搶義工:候選人和義工永遠不夠,現在四處都爭義工。如果你有意幫忙的話,可以為自己屬意的候選人做義工。

3.傳媒戰:立法會不同區議會,單靠街站會死得。因此大家正就議題打傳媒戰,以宣傳自己的形象,吸引目標選民。上次天琦只靠網路和街站就有六萬六票,楊岳橋用盡壹週刊、蘋果日報大灑銀彈才有十六萬票。證明大家努力打網戰是有助選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