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人為愛情自殺,有人說「天涯何處無芳草」;見人為錢債自殺,有人說「千金散盡還復來」、「馬死落地行」;見人為清白榮辱自殺,有人說「死了才是有冤無路訴」,總之就是「如斯小事,何須自殺」?

外人眼中輕如鴻毛之事,當事人眼裡卻重如千斤。我家裡兩個孩子,會為綠豆小事大哭大鬧,例如因為睡過頭來不及跟已上班的爸爸講再見、丟失學校老師送的貼紙之類。爸爸下班就回來嘛、貼紙不見了媽媽會再買嘛,大人看來覺得小事,而忽略了這些小事對孩子的重大意義。早起跟爸爸說再見是每天的習慣,一天錯過了,渾身不自在;貼紙是老師的獎勵,故珍而重之,其他再多再漂亮的貼紙都不能相比。

無論是輕如鴻毛如丟失貼紙,還是重如千斤的學業和愛情煩惱,面對的方法都是一樣:能改變現狀的話,將它改變成我想要的;不能改變現狀的話,用其他方法滿足這個欠缺,並吸取教訓。貼紙丟失了,嘗試去找,找不到,就接受大人提供的代替品,並記住下次要好好保管貼紙。失戀了,嘗試彌補,挽留不來,就接受被拋棄的現實,反省自己有沒有虧待對方、講錯說話,下一次談戀愛就不要再犯。面對不順心的事,哭鬧能發洩鬱悶,但不能改變現實。發洩過後,就不要再時時記掛失去了、得不到的東西,即是所謂鑽牛角尖。

要不鑽牛角尖,叫人「看開些」、「看輕些」未必有用。你看我為愛情要生要死,像小孩為丟失貼紙大哭大鬧一樣幼稚,叫我「看開些」,而不明白你覺得輕如鴻毛的事,我看來卻有千斤重。關鍵是面對事情千斤重卻不如意的態度。社會愛說年青人抗逆力低,如果那是年青人尋死的原因,那是家庭以至整個社會共同造成的。

小女開始懂得玩簡單的棋類和紙牌遊戲,但每次輸掉就大發脾氣。起初我抱怪獸家長的呵護心態,做個順水人情,故意讓她贏。後來她變本加厲,輸掉便以反檯作結,棋子紙牌散了一地。我覺得不是辦法,心平氣和跟她訓話:「玩遊戲人人都想贏,但每局贏的人只有一個,有贏就當然有輸。那只不過是遊戲罷了,輸不代表你笨,也不用發脾氣,況且這次輸了,下次還有機會贏。每次輸了就發脾氣,無人願意跟你玩。」幾次過後,女兒依然很熱衷於爭勝,我也間中故意令她輸,但她不再因為輸了而哭鬧。

遊戲如此,人生亦然。人生一場又一場障礙賽就如遊戲,人人都想贏,輸了卻不用一哭二鬧三上吊,反檯就更是無翻盤之餘地。留住條命,沉著應戰,不怕沒有贏的一天。面對偶爾失敗,可以服輸;面對整場人生,不可以認輸。輸掉鬥志,人生就沒有意義,是故生無可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