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之鋒等人成立新政黨 Demosisto,中文取名「香港眾志」。姑勿論其與中大眾志堂有沒有關連、會否爭取「我要真頹飯」,關鍵是:一個基層「打工仔」怎會有興趣知道 Demosisto 是由一個希臘文字和一個拉丁文字組成?「後生仔學人拋書包!」必然成為他們心目中的套版印象。只有離地中產懂得欣賞這個古怪名字。

又香港各黨派一直以其政治願景命名,如民主黨以爭取實現雙普選而名曰「民主」,自由黨以捍衛市場上的經濟自由而名曰「自由」等。即使是新興的本土民主前線,其亦強調守護本土族群以爭取民主和站在行動的前線。羅冠聰解釋「香港眾志」四個字的由來:「我們相信改變香港、扭轉我城命運的力量,不在於少數政治領袖或抗爭者,而是植根於香港普羅大眾的意志中。以『眾志』之名『聚眾之志』,亦取同音『種志』,希望將自決我城的願景栽種於我城的眾人心中」,這不是具體可見的政治願景,而是虛無飄渺、實現無期的幻想。愚昧港人那麼多,何日方可盡醒覺?一朝醒來,周圍盡是「新香港人」,難道貴黨要為「新香港人」爭取 2047 自決公投?

當下香港,赤化問題嚴重,解救工作刻不容緩。短期目標是無底線阻止大陸人來港搶奪一切社會資源和福利、港共實施一系列殖民滅港政策 (包括:強推普教中和簡體字等),長期目標是培養港人對「香港民族」的認同、宣揚公投自決是港人應有權利、重新制憲及推動港獨。黃之鋒等人會贊成「勇武抗爭」麼?會斬釘截鐵說:「我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麼?短期目標尚且無法達到,香港人口被換血,還要繼續高舉「爭取自決」、「修改《基本法》」,此乃埋沒良心之政客所為,無恥至極!

相比之下,香港民族黨更深得我心。該黨的名字清楚說明要激發香港民族自強獨立。另外,召集人陳浩天在網台節目「勞思動眾」表示,民族黨也有神秘的一面,匿名黨員潛伏在各行各業,積極進行串聯工作,成立自治組織,必要時不排除使用武力抗爭,一律聽從黨指揮。此等安排,令人聯想到清末興中會、俄國布爾什維克。革命黨應當如此!惟用記招方式向外界宣佈,效果不如元末義士之藏紙於月餅中,略嫌美中不足。

正因民族黨具殺傷力,港澳辦及一眾親共人士才會鋪天蓋地打壓、抹黑。黃之鋒等人的新政黨全無威脅性,賣弄學生純潔形象如故 (「我們是一個以學生為主的團隊,在缺乏人力物力資源底下,嘗試盡力做好每一件事情」),中共對之不免嗤之以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