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鬧過後,我卻感到失落。我除掉面具,任由它成為土地也不能消化的養份。即使接收掌聲如雷的面具,大地仍無情地把這偽裝客拒諸門外。不被接納的面具沾上大地的土泥,不發一言。不知是誰熄掉街燈,反正連熱鬧的光污染都悄悄下班。熱鬧過後,再無熱鬧。失落過後,還會是失落嗎?回答問題的人並沒有如舞台劇旁白般出現。或者這裡連旁白都曠工了。

我只知道這一刻,我終於無人看見。

哭,哭了,我哭了。

是那種很用力,用力得面容扭曲的哭,是那種嘴巴吃掉五官的哭,是那種眼淚和鼻涕混和在一起產生化學作用的哭。

不是那種慶賀的哭,不是那種傷心的哭,不是任何一種帶感情的哭。

是反抗失落的哭。

我足足哭了十五分鐘,直至聲帶強烈抗議,直至氧氣全員從肺部離席,直至心肺功能要求點人數。我才止住哭聲。

總算把空氣重新召回肺部,說實話這行為沒多大幫助,我需要的不單是空氣的陪伴。

我咬緊下唇,帶鹹味的血絲遏止了發抖。本能的痛覺刺穿了無限膨脹的失落,像吹飽了的氣球一鬆手,所有氣體竄飛離開。同時反作用力令氣球「咻~」的一聲不知飛到那裡去,那個地方,暫時我會把它稱作失落的墓地。

我伴隨著氣流走出氣球,擦乾臉上失落,糢糊的視線望向天空。剛剛好是熱鬧與失落交接的一瞬間。太陽系中最熱的星體熔化了漆黑,突破了地平防線,肆無忌憚地宣告自己的存在。

天空

好美,是失落的美。

仿佛為了回應我的讚許,天空閃出一幕白光,茫茫濛濛,皎皎皚皚,許久不散。

而我知道,總有一刻,它會退散。如熱鬧過後,失落早已準備好粉墨登場。

面具被輕風接走,在半空中發出「沙沙」的笑聲,在一旁的林木間失去蹤影。

字數: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