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周末,我再踩單車。這跟去大圍一次不同,今次我跟朋友一齊踩。

搭同樣的地鐵,聽同樣的廣播,穿插同樣的羊群,但期待已不一樣。

等待同伴當中,螢光粉紅的衫褸跟擺動的馬尾掠過我的身影。那位少女跟我相認後,她想學踩單車。之前whatsapp 的群組對談,都有提起自己不太懂踩,想學,想乘在車上來去如風。我兩次同樣回答:不要緊,上到座位,你自然會識。

其他同伴到了,就一齊到單車館租車,有講有笑。不知道從何開始,我重拾昔日歡樂,憶起過去跟大學同學、朋友一齊開心一齊玩的歲月。縱使不光輝,但嘗到甜酸。

到單車館租車後,大家一齊用力踩車上前,唯獨馬尾女子墮後。我跟友人回程,見她全身抖震,踏住板都小心翼翼,於是我跟友人留一陣,分享自己學踩單車的方法和心得。她照上,雙手平握,望著前方踩腳踏。她初時害怕,雙手握桿太實,慢慢踩,以致左搖右擺,差點跌倒地上。

她一直擺,一直試,汗滴如流。有一男伴直道:踩上腳踏就可以快,不可猶豫。她故起勇氣,右腳撐地上踏板,然後左腳快上踏板,望住前面,快速的左右踩,左右踩。最後,她學會了,感受到隨風的舒爽。我跟其他友人,就沿愜意、舒坦我單身路上歷險,暢遊霧中仙境,無人地帶‥‥‥

她一臉神采飛揚,憶起小時學踩單車的快樂時刻。回憶過後,眼觀四方,覺得所生所長已成死寂一片,紛爭不休。你一言我一語已經中傷我的心房。當見到心窗已破,大多數人會垂淚到天明,抱起碎片做生活的標本。不過,當標本愈收愈多,我會再嘗學踩單車的甜酸味道,尋回那一氣呵成的感通。你大小的碎片,他日會成為反抗仇敵的最大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