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在新東區補選時,梁國雄議員為楊岳橋站台時,曾經提出過人血饅頭論,當時他指出「法國大革命係因為無票投,法國大革命係為左選票架咩」,其實在法國大革命占領巴士底監獄前,那時候的三級議會代議士已經是由地區投票選出來,也因為路易十六的肯首,議會內的代議士是以一人一票來決議法案。如果說法國大革命是不是為了選票,也可以說是為了選票,因為那時法國大革命最初是想仿傚英國君主立憲制,透過改革議會規則擴大地區選民資格與民主政份,是真真正正結合議會內外抗爭,外面的抗爭者進攻巴士底監獄,就是搶奪彈藥、火藥,他們不會像智障的問沒軍火如何革命,因為他們懂得在那裡取得需要的。

法蘭西選民有票投但還是發生了法國大革命,他們在決定處決路易十六前都只希望用暴力迫使路易十六建立一個民主的立憲制度,用選票來決定法蘭西的未來。然而促使法國大革命的發生,當然不會是因為國民的意識突然覺醒,與滿清一樣也因為一個金融危機,令大部份階層也活不下去,所以他們才要站出來為生存權發聲。要解構法蘭西金融危機便必須要由「朕即國家」的太陽王路易十四經濟政策說起。

與歷史上被吹奏的偉大君王 – 「漢武帝」、「乾隆」一樣,太陽王也是一個洗腳唔抹腳,洗大左就亂用方法歛財。在貿易商品方面,為了與歐洲各國競爭,他創立了皇家工業,以政府補貼形式資助,然後抄襲制作各國有名的商業品,原意是搶奪其他國家的貿易份額,卻因為成本控制不善,對於政府來說實際是賣一件蝕一件。貿易無利可圖唯有將目標轉移至國內,不斷鎮壓還俱備自主、自治權的城鎮,然後像今天香港及中國大陸一樣,聘請無數咁多既公務員,職責便是派往各地收稅。而這些負責收稅的職位,則是全數有價有市,可以購買回來擔任。最終便是有人買了官職回來,用職權欺壓比他們權力更底的人,層層剝削。

而被剝削的人又驚覺一件事,在法蘭西能夠擠身上流脫貧,便是加入政府成為公權力的一部份,縱使是一個毅進仔,只要加入建制一份子,甚麼貪污、強姦、販毒等等都可以為所欲為,正如動畫「妖精旋律」所言,可憐的人總要製造比他更可憐的人。基於這種觀念讓法蘭西與當時的英格蘭產生了根本性差異,英格蘭人富冒險熱衷投機,法蘭西則固守不懂變通,當時法蘭西的小地主農戶,就算田地入不敷支,也只會不斷借貸經營,甚至抵押田產借貸,當到了路易十六年間,遇上天災失收,糧食供應不足外,主要是田產被債主沒收,導致他們要站出來反對政府。路易十四的離開,為波旁王朝唯一留下的便是二十五億元債務。

路易十五登基,當時法蘭西全國每年稅收是7000萬元,支出卻是2,2億元,當中大部份支出是為路易十四還債。經濟改革已經成為繼任者的首要任務,終於一個生不逢時的偉大經濟學家(假如是活在今天的社會)約翰·羅John Law登場。他的致富理論便是「增加貨幣供應可以振興經濟,但又不會引發通脹。沒有金、銀鑄造貨幣便以紙幣代替。政府要設立國有銀行主管貨幣發行,保證市場有足夠的資金進行借貸流動。」約翰·羅的振興經濟是有步驟的,首先過往法蘭西發行的貨幣,為了應付財政問題,會偷偷削減貨幣的重量,但面額維持不變,這和三國時的蜀漢一樣,只是時間一久國民便會對政府的貨幣失去信心。而約翰·羅則保證(實際操作也是)他成立的「通用銀行」發行鈔票,絕對可以兌換足額的黃金,這讓市場對鈔票產生信任,鈔票陸續流通整個市場,讓法蘭西經濟有點復甦的跡象。

當獲取了信任後,他就像今天香港及大陸所謂有概念的公司一樣,建立一個很有概念與前景的公司進行上市,用股票來獲取更多資金填補政府財赤。他的整個財金操作流程是這樣的,他首先成立一間「密西西比公司」,專營在美洲的貿易與黃金開採,宣稱在美洲遍地黃金、商機處處,當時公司剛上市的招股價是每500元一股,可以用國家的債券交換。再將密西西比公司與一些政府經營的公司合併,搖身一變成有國家扶持的國家企業,將投資者的憧憬更上一層樓。約翰·羅也聘用了一群財經演員,為他的上市公司在市場上發佈不少有利數據,例如某平民因為購買了這間公司股票,每天便賺到他一年也購不到的收入。終於發行的IPO五萬股股票被搶購一空,股票也由500元升至歷史性高峰20000元一股,證明人類總是重複犯同一個錯過,英、法、美、清都無一例外。

股價上升造成財富效應,市場上因為消費帶動的確有欣欣向榮景象,約翰·羅也不斷發行新股,讓投資者以國債兌換,造成政府發行紙幣流通,投資者取得紙幣購買國債,用國債換取股票,股票公司用股票換回發行出去的鈔票,這樣便無需濫發鈔票卻一樣可以振興經濟無本生利。但所有賣概念的股票,也會有投資者夢醒的時候,當他們覺得手頭上的股票或鈔票只是紙一張時候,永遠不及貴金屬來得實在時,便是股票市場崩盤的先兆。

投資者開始發生密西西比並沒有傳聞中的金礦後,股價開始由歷史高位2萬元跌至1萬元一股,也開始將手頭上的鈔票兌換回黃金,但約翰·羅卻在這市場處於驚弓之鳥的情緒下建議政府禁止所有貴金屬流通,只有鈔票才是法定貨幣時,終於引發市場的大恐慌,政府這種舉動不就證明整個密西西比計劃只是一個投資騙局。不管政府以監禁還是硬性規定將市民手頭上的鈔票面額貶值,亦無阻投資者拋售手上股票,最終西西比股票跌至不足一千元一股。

最終路易十五將約翰·羅革職,也將鈔票廢除,只是法蘭西政府的信譽已完全破產,連外國銀行也不願意為波旁王朝進行貸款,導致路易十六登基後,他也傾向經濟改革及傾向或容忍基層市民的示威及政治訴求,從而導致法國大革命的發生,而路易十六也被送上了斷頭台。如果想更了解法國大革命的發生、過程,我推薦大家可以上膠登討論區的學術台,那裡有一個由膠登巴打編寫的西方歷史。不過我對於路易十六被判死刑前的投票決議認知,與該巴打有點出入,當時投票結果是361:360一票之差判處死刑,而曾誓言旦旦會投反對票的吉倫特黨領袖威尼奧及約瑟夫.富歇在投票時變節改投了贊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