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 Thing We Have To Fear Is Fear Itself (Franklin D. Roosevelt, 1933).

以上一句記自美國羅斯褔總統的說話,再經爾冬陞(2016)引用而為人所知。原文的經由及出處讀者可以copy原句google便會找到,此文就不長氣了。這篇文想說的是︰恐懼怎樣令人們誤判。沿用了臺港澳三地的例子,你會發覺︰我們都只是蔡冬豪,會恐懼、會誤判、會行山(所以為免行山您會看到我不止戴頭盔還要坐裝甲車才覺安全)。

作為香港出世、居澳廿餘年、有居臺資格的三不像(我只持有澳門特區護照,及過了十年期也未換的BNO),就先由澳門講起吧。最近兩日又炒起了所謂「港澳大戰」(FB Page 一個人https://www.facebook.com/dokul1988/photos/a.435598723309192.1073741828.435595919976139/469233086612422/?type=3&theater ;之前的有FB Page 豬場新聞Pignewshk https://www.facebook.com/hongkongpignews/photos/a.800377310016680.1073741829.800296086691469/958460310875045/?type=3&theater ),而您會看到「很多」澳門人(第一次以後就不用很多了,原因後述)很努力地用自己的方式去回應「很多」香港人的「描述」,而其中夾雜了很多辱罵。港澳明明比起臺灣還是中国都更親近,卻往往發生更多的衝突,這是一個很有趣的現象。

澳門給香港人的印象是搭巴士爭先擁後、年年有錢派、有事找「刁大大」解救、行路慢。無論港澳都有人覺得這些是缺點,但我這段先只解釋這些事的由來,其餘後論。

澳門人行路相對香港人是慢很多的,我常常回到香港時都能感覺到步速的不同,但近年雙方步速差距已經愈來愈窄。以前澳門是一個帶有南歐色彩的小城,很悠閒很舒適的。您想像一下店鋪中午十二點後才開門、傍晚六七點已經關門,日日都一家人齊齊整整返屋企食中午同夜晚飯就知道呢度係點樣既一個地方。香港呢?您上一次返屋企食飯係幾時?有種講法係澳門人按章工作等同OT、而香港人按章工作已經係罷工囉。但老澳門都感覺到此情不再︰街上滿滿的遊客、賭場多的是錢、但只有年初一二三朝早先係澳門囉,啲人亦愈行愈快、愈行愈遠。

澳門搭巴士真係好難,但我都有見過幾個大啲既巴士總站都有學生會排隊,而且會好似香港啲後生咁畀之後唔排隊上車既大媽(我老母叫架)屌柒佢地唔讓座囉。仲要諗下比地鐵頻密一倍既壞車、撞車喺馬路上面發生,而且等一個鐘都冇一架你想要既巴士、嚟到仲要飛站或者上唔到、個站又冇位排隊、又冇其他交通工具,係一個都幾坎坷既情況。澳門綠巴出左名係澳門人既恥辱嚟架喇,又壞車要交警幫手推又車死人又剩,同年年加價但又壞車又選擇性執法既港鐵幾似架。

講到澳門人最「惹人葡萄」既派錢,我都想港澳人知道一下呢啲錢既由來。呢啲與其話係揞口費,不如話係安家費。事緣2007年澳門經濟雖然有起色,但物價飈升,歐文龍於2006年涉巨貪被捕,澳門市場及政府又試探想容許外勞進佔本地人佔比最重既博彩業荷官,終引發2400人上街示威。示威期間多名「暴徒」與警方衝突,引發「騷亂」並招致警方鳴五槍示警,流彈更擊中一名途人輕傷(嗱啲暴徒、騷亂嗰啲唔係我講架)。係咪好似曾相識呢個畫面,好似新正頭旺角咁呢,不過之後澳門個特首就年年派錢而香港嗰個死不悔改啫。另外澳門當年冇咁多人跳出嚟割席添。

澳門對大陸係有種感恩既心架。因為主權移交之前澳門係黑道之城嚟架。AK-47、警局局長座駕炸彈、保護費呢啲係日常生活一部分,亦令澳門人好多事都儘量唔會出頭。直到共産黨執政小惡都被大惡取代左(您可以數下幾多個社團成員發左財立左品既、立法會議員添呀),而黑社會亦專心搞賭廳搞地產少左好多砍砍殺殺,加埋賭權開放樓價飈升十七萬買入變七百萬放咼(香港地產教識左澳門地產炒樓係真架,不過之後好似食左白粉咁上癮啫),好難怪有啲澳門人真係當中国係神咁拜架。由生命危險變齊齊搵錢,但舊時既澳門都愈走愈遠了。您望下遲啲中国遊客有咩三長兩短就真係好似人地要戒毒一樣咁痛苦,您就明佢地點解冇哂2007年時既兇狠囉(雖然今年海一居樓花都拆左部警車)。

澳門人由樓價到服務業都面對過好多香港人既壓迫。香港跟團旅客可是世界著名,同中国旅客一樣咁惡搞應該兩地既人都冇咩異議,但惡搞既地方唔同。中国豪客會用錢撻你,香港人就會投訴你叫個經理出嚟(呢個可以話係劉德華既錯,您可以問下香港服務業人士),而兩者都係好唔鍾意守當地既人文風俗。偏偏澳門人就寧願畀人用錢撻都唔情願畀人嘈既,仲要麻煩到上司更加係工作大忌,呢樣您問下澳門做工程既臺港澳中人都會答到您。香港人既拚搏同澳門人既悠閒喺公事上係火星撞地球之最嚟。

好喇講左咁多「公道」說話,返返個主題喇︰恐懼、誤判。以上種種事項您同澳門人直接提及既話,您可以睇下兩個PAGE既回應。澳門有一種生物叫「生蕃」,呢種名詞一出您只會得到惡意回應,而有咩可能有理性討論。問題係,乜嘢先係「生蕃」呢?

「生蕃」好似未有一個清楚定義,但其實用開既人都意會到呢組詞唔係指「所有」澳門人,而係某種有特定行為模式既人。偏偏,「生蕃」就係您唔寫「部分」、「某啲」呢啲數詞就會被情緒衝薰頭腦而自動咁對號入座(好多時寫埋都會)。「生蕃」係唔容許您提出任何觀察現象而直接話您係以偏概全、死港燦等等。「生蕃」好驚任何人對佢既身份提出任何質疑,所以對任何類似既回應都會直接開火無任何討論空間。好喇,講左咁耐您見住上面行字有冇閃過「呢條友都痴線既 / 唔清楚就唔好講澳門 / 佢實係港燦」呢類諗法呢?有既話您離「生蕃」又近一步了。
「生蕃」仲有另一個最大特點,就係無常識無知識。舉例︰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305463922803249&set=gm.1297348076958671&type=3&theater

您會見到2016年仲有人覺得愛滋病人係好撚危險架。其實咁都唔奇,最奇係佢地會好似臺港澳某啲人咁一邊叫您相信法治、一邊動用私刑,而且仲同您講精神病人好危險要拉哂去困住架(您有冇又閃過「以偏概全」呢?恭喜您啊)。呢種就係恐懼同無知點樣令到人誤判,而且否認,即係驚「恐懼」而唔去正視自己既情緒,為左掩飾自己既恐懼卻反而更突顯自己既無知,咪變左「生蕃」囉。對上幾次係排華、文革、獵巫,今次會唔會係將感冒病人(高傳染性、高復發率、仲要死得人多架,望下2003年SARS死299人同2015年流感過千人死亡)隔離處以唯一死刑呢?我點知佢係咪病咼。CAP圖起人底去到迫得死人既我咪唔驚囉,係咪?
恐懼左、誤判左、最多咪行山囉。

所以對正常人嚟講,最需要恐懼的,是恐懼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