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2月的新界東補選其中一個焦點就是各候選人在社交媒體上的網絡戰,一邊候選人就利用 Facebook Mentions 直播其助選活動,另一邊廂本民前就有大部份的「網絡大戶」支持,甚至到選舉前一個星期,大家都各自換上支持自己候選人數字的 Profile Pic,可見網絡戰已經成為選舉上不可或缺的部份,但抽身來看,網絡上的成功可能會令到自己對形勢有所誤判。

香港的社交網絡沒有外國發達,大多數港人都只是 Facebook 及 Instagram 作媒介,而 Twitter 就……不如問下自己有沒有常用 Twitter,可是大家常用的 Facebook 不是一個健康的媒介,往往都會有回音室效應(echo chamber effect)影響到大家對不同事情的看法,Facebook 是一個好奇怪的媒體,他們會就著用戶平常行為,透過演算法去決定用戶應該接收甚麼資訊,正正因為演算法的關係,加速了回音室效應,一來將意見有所不同的人過濾掉,二來因為過濾掉後,令到大家誤以為網絡上的聲音意見就等於全部下,影響到用戶的決定;相反 Instagram 和 Twiiter 則用傳媒排序的方式,確照時間如實地顯示在用戶的介面上,接收甚麼資訊不是取決於演算法,而是自己追蹤了甚麼人決定。

此外,Facebook 演算法產生「圍爐」的問題,主因用戶的行為令到 Facebook只顯示意見相近的人,但是在一個公民社會上只會顯得其壞處,民主社會的討論是建基於各人的觀點不同,從而透過大家的交流碰撞,協商出一個更好的方法,各人都有自己的盲點,但因為大家的討論就找出了盲點,從而改善了問題。可是 Facebook 演算法產生更大「圍爐」的問題,大家的「圍爐」令到大家不肯跳出自己的圈子,只會淪為井底之蛙。

最後,香港的社交媒體的確不是一個健康的社交媒體,可能有甚麼人就會有甚麼的媒體,大家的品味同時取決了有甚麼品味的內容,香港人的社交媒體,不應只是一堆圍爐的資訊,也不只是一堆無營養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