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建岳說《十年》不值得拿最佳電影,它得獎是電影界的不幸。

看看他的理由:林建岳覺得《十年》沒有任何獎項的提名,亦不是最賣座的電影,這樣就證明了《十年》沒有最佳電影的質素。在商業角度也許他是對的,沒有大「卡士」,不是大製作,對商人而言這極其量是一部小品。畢竟他們覺得所謂的大作就該像荷里活的電影一樣過億元支出、頂級巨星撐場、誇張電腦特效,三樣缺一不可。

可是電影不單單是商業,它也是一部藝術品,也是反映社會現況的鏡,不是你揮金如土觀眾就一定喜愛,因為電影最重要的還是劇本與觀眾的共嗚,而這一點《十年》做得最為出色。林建岳說這樣是把金像獎政治化,但《十年》就是一套講述香港現況的電影,那總少不免談及政治。若果因為有關政治而禁止《十年》得獎,這樣才是真正的把金獎像政治化。《十年》能得獎不單單是因為它涉及敏感議題,而是它引起了觀眾們的共嗚,它如實反映香港社會上的種種問題與隱憂,不像寰亞上年那套《赤道》般不知所謂,而明顯林建岳還沒能理解這一點。

回望寰亞多年的作品,主角大都是香港知名度最高的一班演員。雖然有不少作品的確成功,如無間道系列和投名狀等,但空有人腳的失敗作也不少,特別是近幾年只求靠演員名氣希望獲利的純商業電影,當中賭城風雲與衝上雲霄更是佼佼者,單比演員演技、名氣、電影宣傳,寰亞那一部作品會比《十年》差?但有多少人會覺得衝上雲霄比《十年》吸引?我相信林建岳只是不忿《十年》能用更低的成本得到比自己旗下電影更大的成功,做了一盤自己沒能做到的好生意。但麻煩林建岳先看一下自己公司的作品,如果《十年》得獎是電影界不幸,那賭城風雲光是能上畫就已經是對香港電影的侮辱,更別說這個侮辱居然還開拍了續集。

也許《十年》正如蔡廉明所說還有很多不足,但一部不完美的電影還能得到香港人廣泛好評,能得到影評人的肯定,那它就自然有其可取之處。再好的故事都不及真人真事,再天馬行空的想法也不如就地取材的靈感,《十年》彷彿是把整個香港濃縮到一個屏幕之中,告訴香港人許多政府與社會都不敢告之的事實。單憑這份勇氣,這股堅持,《十年》的靈魂就已經值得一個名份。

以電影人自居,但滿腦子只有「票房」二字的林建岳,一輩子都不會明白骨氣受人欣賞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