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各位有否聽過一則傳聞,2008年時有傳言指聯合國決定於廢除正體中文,然後中國官方學者係中國報紙撰文大談其事,然後香港台灣等地相繼有人發起反對運動。

而事實呢?聯合國雖然沒有公開廢除正體中文,但其官方主網頁的中文版卻從來都是用殘體字,而不用正體中文。左膠最崇尚,視為國際標準的聯合國,從來都不包容正體中文,只承認簡體中文。國際組織,如聯合國都未有使用正體中文,我們不能仗賴他人之手,自己的文字要自己拯救,正體中文字如香港人一樣,退無死所,敵人是不會可憐我們。

自從共產黨統治中國,共產黨就有意消滅正體中文字,以及粵語。而香港因為受英國政府統治,在其文化尊重的政策下,香港得以保留正體中文字及粵語。香港曾經是正體中文字堡壘,但這個保壘自一九九七年,中共換英國手中奪得香港統治權後,就被一堆賣港賊從內部攻破。誠如最後一任港督彭定康所說,他擔心香港自主的權利會一步一步斷送在香港人自己手中。

秦在征伐六國時,在土地奪取上的戰略就是寸土必爭,步步進逼,一寸一尺,所取得到土地都是實地。而六國中,韓魏楚三國則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土地棄如草芥,最終連國家都消失。如同暴秦一樣,中共的文化滅絕的策略也是寸土必爭,目前正體中文字以及粵語在其正遂步被殘體中文字及蝗語取替。據悉香港公共圖書館自2006年年就購入多達60萬本殘體字書籍。在圖書館上的殘體字書多一本就是多一本,正體中文書少一本就是少一本。

正如為了保育瀕臨絕種的動物,科學家都會獵殺及驅逐其天敵,以保護這些動物的生存空間,因為天敵不會因為獵殺而滅,甚至還一胎生幾十隻,但瀕臨絕種的則少一隻就是少一隻,繁衍一隻後代都要費九牛二虎之力。昨日,四眼哥哥鄭錦滿用個人方法處理殘體字書,行動背後正是這一原理。

再者,殘體字書多於繁星,不只在香港圖書館,還在中國大陸千千萬萬個圖書館之中,每日不停在共黨的印刷機下鉅量生產;相反正體字書卻如瀕臨絕種的動物一樣,早已滅絕於中國,就連香港的出版業也正遭共產黨壟斷。香港的圖書館是我們正體字書的最後僅餘尺寸的棲所之一,失去生存的空間,這些正體中文書就會很快在香港滅絕。

各位不必擔心殘體字書,也不必可憐殘體字書,他們如同蟑螂一樣生命力頑強,不用可惜他們的生命;我們還是擔心一下正體字書吧,他們就好比中華白海豚一樣,死一隻就真的少一隻了。

圖片來源 : 《圖書館戰爭》廣告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