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有人提出自決、獨立的主張,中國當局總有人衝出來嗆提出者違反基本法第一條~「香港自古以來就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先不說立憲原意乃防止權力無限擴張,並非針對群眾。自決、獨立本來就是超越國家主權、政治體制的想像。說有關主張違憲不過廢人講廢話。再說,基本法第一條並非純粹的主張。它同時是一種中國五千年邏輯,帶有政治目的的描述。

中國五千年的邏輯,是國共兩黨捏造的。目的只是誤導我們自以為跟中國人千秋萬代生活在一國。然而所謂的中國朝代,根本份屬不同的統治單位。於支那而言,元、明、清也是外來政權。國共卻將其歷史據為己有。

基於中國五千年的偽邏輯,大中華主義者稱中國擁有清帝國的承繼權。君不見清帝國曾在二戰復國,並協助日本跟中華民國作戰。相對國共兩黨,擁有皇室血脈的溥儀無疑更具資格承繼、代表清帝國。於支那而言,清帝國是一個他者。那無論哪一個中國,它跟清帝國都是兩個國家。除非認為日中戰爭屬中國內戰。若說中國是清帝國化身,那中國必須放棄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身份,因為它是戰敗國戰時的盟友。中國從此亦不能藉二戰敲詐日本。

為了對抗中國當局的絕對主權論,有網民說香港自古其實屬於南越國。筆者認為此等講法意義不大。因為中國只要將重心移向廣東一帶,並以「南越」為主體即可解決問題。

今時今日,對於國家主權我們固然具備一套公認、客觀的準則。例如必須作有效統治。可是在古時,那些準則仍未出現。古時地圖不宜作準。我們亦不能因為九龍城有一個宋王臺公園便假設宋國曾經統治香港。正如我們不能因為香港大學有一個孫中山像便假設中華民國曾經統治香港。基於我們不能肯定清帝國成立前,香港的主權狀況。假設香港在清帝國成立時才被併進,之前並無國家方為客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