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勞狄的超級人工港口Portus (公元46年-公元62/64年)


古代馬賽克上的運糧船

羅馬時代的地中海海運
貿易,一直都是羅馬經濟重要的組成部分,而地中海則為帝國提供了四通八達的海運網絡。為確保貿易暢順,羅馬人為爭奪西地中海的霸權跟海權帝國迦太基(Carthage)針鋒相對,到了公元1世紀,羅馬的領土已經完全包圍地中海(Mediterranean),前1世紀羅馬海軍多次清掃海盜,地中海從此被戲稱為「羅馬人的湖」(Lake of the Romans)。

在1世紀時地中海到底有多少商船運載力?至今歷史學家仍然不清楚確切答案。然而部分考古及文字證據顯示這數字並不小。根據文獻,羅馬城一年從埃及(Aegyptus)進口1/3糧食,共14萬噸,全年進口糧食約為42萬噸,單單是往來亞歷山大港(Alexandria)至羅馬(Rome),及迦太基(Carthage)至羅馬(Rome)的運糧船隊可能多達1000餘艘船。歷史學家另外估計羅馬城每年進口18萬噸酒類飲品,以及類近數量既橄欖油(olive oil),將建築材料和其他物海運物資計算在內,帝國極盛時期羅馬一座城市可能需要每年100萬噸等級的商船運載量。而在1世紀,整個地中海上可能有數以千計的商船船隊在各大城市間穿梭往來,每年運載數百萬噸的貨物航行(相比之下,15世紀地中海商船船隊總運載力大約只有數十萬噸級別)。羅馬城作為地中海海貿的核心,日漸繁盛既貿易亦都帶黎額外既煩惱:港口。


地中海沉船數量,跟海運量成正比,跟技術水平成反比。

已發現的沉船分佈地圖

羅馬時代貿易海運網絡——無遠弗屆

羅馬城本身唔係海岸城市,羅馬既港口位於奧斯堤亞(Ostia Antica),臺伯河(Tiber River)既下游出海口處,羅馬城西南22公里之外。傳說中奧斯堤亞係羅馬人其中一個最早既殖民城市,建於前7世紀,但我地可以肯定既係,呢個城自前5世紀左右起成為羅馬既專屬港口。自此,羅馬同奧斯堤亞就成為一對難捨難分既姊妹城,隨住羅馬既擴張而擴張。但到左1世紀,奧斯堤亞已經使用左超過5個世紀既港口早已經不敷應用。載貨量千噸以上既「10,000雙耳瓶(Amphora)級」運糧船無法靠岸,必須響公海拋錨再用駁船,但奧斯堤亞既碼頭本身都開始飽和,羅馬城既存糧降到8日既危險水平。為應付港口飽和既問題,克勞狄響登位既第5年開始左一個異常野心勃勃既計劃。佢既解決方法唔係繼續擴建奧斯堤亞,而係建造一個全新既巨大人工港口。呢個人工港口擁有極長既防波堤、龐大既避風港,可以停泊當時最巨大既運糧船,設計標準絕對係當時世界頂級水平。呢個新既港口,佢將之命名為波爾圖(Portus):羅馬帝國京師既專屬港口。


羅馬小型運糧船(100噸級),亦都係羅馬時代最常見既商船,跟哥倫布到達新大陸既旗艦聖瑪利亞號大細差唔多。但羅馬造船技術可造出遠超過呢個size既船,最大既運糧船就超過1000噸排水量,而皇家用黎展示國力既巨艦船身受力部分經大量金屬加固,船殼鋪上保護木結構既鉛片,更可達到逾千噸排水量。

圖左既波爾圖(Portus)港口城係羅馬帝國1-2世紀建既新港口,圖右既奧斯堤亞(Ostia Antica),兩港口之間由人工運河連接

超級港口
講到人工港口,可能大家仲記得我響第二季提及既猶大王希律所建的凱撒利亞(Caesarea)人工港,同果個港口既建造方法。由於羅馬人發明左可以響水底凝固既混凝土(pozzolana),令到興建大規模既防波堤變得更容易。既然猶大呢個小小既羅馬附屬國都起到凱撒利亞人工港,咁羅馬帝都既皇家港口點可能會輸蝕?事實上,港口城建造方法同凱撒利亞大同小異,但羅馬人將圍海建造港口既技術推至前所未有既規模。當十二使徒之一既保羅坐船到達波爾圖時,望出船外必定目瞪口呆;因為佢所見既宏偉工地,即將成為世界上最大既人工港口。


古典時代地中海港口大小比較,Caesarea係凱撒利亞,Portus-Ostia Complex係羅馬城既港口。藍色為作參照物既葵青貨櫃碼頭,比例相同。

港口城:羅馬帝國最大既人工港口平面圖,兩條防波堤清晰可見既係克勞狄所建既第一期,六角形部分為二世紀初圖拉真(Trajan)時代擴建既二期工程

奧古斯都王朝(Augustan Dynasty)時代的Portus Phase I

克勞狄既宏偉藍圖響公元46年動工,人工港口兩條防波堤當中北防波堤(breakwater)長1,600米以上,南堤長1,300米以上,防波堤表面佈置巨石以減低海浪對堤身既衝擊。兩堤工程量巨大,從陸地延伸到海中心,圍出一個150-200公頃(hectares)既避風塘,比凱撒利亞既人工港口大足足15倍。當中混凝土建造既防波堤同人工碼頭總長度接近驚人既5公里,可以同時停泊200艘以上既遠洋貨船。南堤同北堤中間,克勞狄需要建造一座巨大既燈塔(Pharos)指引船隻航向,佢決定建造一座人工島作為燈塔地基。咁克勞狄既前任,暴君卡利古拉(Caligula)建造左一艘長度百米以上既巨船,自從卡利古拉被刺殺之後,呢艘載重量可能達到七千噸既巨艦就得物無所用。於是克勞狄就將巨船拖到兩堤中間作為沉箱使用,灌入大量混凝土後船身成為一座人工島,克勞狄響島上豎立一座以亞歷山大港燈塔(Pharos of Alexandria)為原型既燈塔。呢座燈塔雖然冇亞歷山大港既咁大咁高,但普遍估計高度都有成90米以上,相當於一幢近30層樓既大廈,塔頂烈火不滅,晝夜照亮指引船隻進港。從衛星圖片可見,呢隻巨艦化身成既人工島長度達到140米。表面鋪砌大理石既巨塔遺址遲至11-15世紀仍有記載(後世記載有兩座燈塔,其中一座係克勞狄年代建造),佢既位置接近今日達文西國際機場(Fiumicino Airport),靜靜躺於一個廢車場既地底,等候考古學家既發掘。


克勞狄人工港口現狀,地勢匹配防波堤走向

尼祿於公元64年發行既精美記念幣,正面為尼祿頭像,背面為充滿商船既克勞狄港口,可見兩條防波堤,背面下方既掌舵弄鯨既男人裸像係人格化既Portus

灌入混凝土沉沒既卡利古拉巨船,用作人工港入口既燈塔基座,長達140米,闊達40米,有可能就是七千噸巨艦船身的長度

克勞狄的燈塔(Pharos)CG復完圖

新港
人工港口既第一期工程持續左16年以上,到尼祿(Nero)年間先完成。公元62年,港口局部投入運作,公元64年,尼祿發行記念幣慶祝港口落成。新落成既港口好快就舒緩左奧斯堤亞既物流壓力,但係克勞狄既港口並無完全保護到港內船隻既安全。公元62年一次風暴潮或海嘯就越過左防波堤,導政港內200艘船沉沒,呢單事件令克勞狄超級人工港口既安全響起警鐘。結果為四十年後,另一位羅馬皇帝將擴建港口既第二期工程埋下伏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