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獨」話題,在早十年前在香港仍算是一種禁忌,除少數人會講外,大部分傳媒和市民避談。實在要多謝梁振英和中共政黨之不濟,香港管治日差,「港中融合」的惡果日益浮現,令越來越多年青人要求「港獨」,即使香港不是一時三刻可以變更政體,但至少這已不再是一個禁忌話題,每有大學生雜誌討論「港獨」或有新政黨成立以爭取「港獨」為綱領,傳媒都會大篇幅地報導。

「港獨」這話題,跟臺灣近日鬧得熱哄哄的「廢除死刑」議題一樣,極具爭議性。我不打算在這篇文章討論「港獨」的立場,我只認為「港獨」不是香港獨立或不獨立那麼簡單,當中涉及很多問題,值得整個社會一齊深思。「香港獨立」與否,無非是政體變更的問題,政體變更,只是手段,不是目的。政治改革的目的,就是令人民生活得美好。只要人們生活得美好,大家自由自在,無憂無慮,「帝力於我何有哉」?大家自然不會介意政體怎樣,由誰掌政。相反,要是公共行政失效,普遍人生活日差,社會上不公義之事橫行,人們思考政體之變更,實屬正常。

不管贊成「港獨」與否,相信大家一定希望活在香港的人能夠生活得更美好。要人們生活得好,先決條件是香港這個城市要均衡而持續地發展。然而,目前香港特區政府的所謂發展,只是偏向地產項目和大白象工程,好明顯跟香港人的整體福址背道而馳。

每當中共官員及其駐港爪牙要反駁「港獨」觀點時,他們總會詞窮地說香港欠缺食水和食物,甚麼都依靠中國進口,所以香港沒條件「獨立」。這兩點謬論,即使你不認同「港獨」,只要你認同香港要持續發展,必須懂得駁斥。

首先,數據顯示香港食水有「七成」來自中國的東江水。然而,香港政府行政失當,把超買的東江排入大海之消息時有所聞,白白浪費了納稅人的錢去購買沒用的東江水。而東江水的水質一直為人詬病,但香港政府一直沒有詳細交代東江水的水質如何影響香港人的健康。此外,又是因為香港政府的行政失當,導致水管經常爆裂而浪費大量食水。

所以我一直懷疑所謂「七成」用水依靠東江水,這數字包含的水份,如果減去浪費掉的,我肯定比重大減。至於餘下來的「三成」,顯得真實和重要。這「三成」香港食水全靠香港本土的集水區收集而來,是實實在在的本土食水,不用花額外金錢對外購買,而且水質有保證。而香港各個集水區,全都位於郊野公園範圍之內,受《郊野公園條例》保護,確保水質不受污染。所以,誰說要在郊野公園起樓,就是要侵佔香港人的食水來源,致香港人的生命於險境,是不折不扣的賣港行為。

至於食物問題,網上是有很多人造圖指出,香港人的主食──食米,大部分是從其他國家輸入,由中國入口的食米少之又少。至於另一種主要食物糧果類,沒錯佔很大比數是從中國輸入,然後,中國有毒蔬菜問題日益嚴重。好多香港人只懂得慨歎即使中國蔬菜有毒但仍然無可避免地要吃,但大家忽略香港郊區仍然有很多人從事農務工作,向香港市民供應本土蔬果。香港本土蔬果的優勢是衛生安全比中國蔬果有保障得多,而減短運輸距離亦為減少地球炭排放多出一分力。

香港明明有大遍良田和樂於耕作的農民,但香港政府只懂得勾結大地產商,罔顧市民整體福址,單以地產項目而謀取暴利的心態,謀殺了香港多少良田!最近我留意到來自粉嶺北馬屎埔村的消息,馬屎埔村村口有一塊細農地,政府縱容大地產商派人圍起小農地,企圖將種田的人趕走和破壞農田。而由於農田位於村口這個咽喉之地,只要農田不保,地產商和政府便能對這條村互相夾擊,以發展為名將整條村摧毀。目前,有團體發起巡狩行動,守護馬屎埔村村口的農田。當然,馬屎埔村最終能否守得住,我很難作出樂觀預測,但至少多點聲音引起社會多點關注是一件好事。

馬屎埔村事件只屬冰山一角。政府與地產商在全港多塊郊野地正在合謀施展「先破壞後發展」的戰術。這戰術的具體操作是先找機會把土地上的自然生態和人文生態破壞,趕走當地居民,製造了土地已荒廢的假象,繼而改變土地用途,興建偽豪宅以謀暴利。政府通常在發展地產項目前,會以解決基層市民的住屋需要作幌子,麻痺大家的反抗意志。但到偽豪宅建成了,又有多少基層市民能夠住得起?

單講「保育」鄉郊,對一向市民大眾來說,未必入肉。但原來政府和地產商肆意拆村起樓,甚至眼盯着郊野公園土地不放,會迫到大家要繼續飲屎水食毒菜,相信大家不能不防。

水源和耕地是城市發展之根本。香港要發展,食水工程和農務生產大有可為。香港本身就有得天獨厚優勢發展這兩大產業,除了滿足香港人自身基本需要外,一旦技術成熟,更可出口謀利,很值得大家繼續探討和實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