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與兩位好同事 (二人同為青衣區某小學的資深英文教師) 往美孚橋底看電影《十年》。主辦單位是傘後組織「美孚家.政」。甫抵達,場內已聚集不少有心人,有白髮蒼蒼的老人、下班趕至的「打工仔」、穿著校服的學生,令我不禁認同梁天琦的「時代之爭」論:「時代不分年齡,就算年紀大的,只要相信自由、擁抱自由,你就是新時代」。儘管放映前大家曾經為著位置發生爭拗,爭拗轉瞬被如雷貫耳的感謝掌聲取代,充分表現出香港人的公民素養。

隨著《浮瓜》、《冬蟬》等一個個故事出現,場內人士開始屏息凝氣。畢竟大家不只是為求娛樂消遣趕時髦,更多是擔心電影裡所描繪的香港圖像,有朝一日會全部成真。五個故事中,《方言》和《自焚者》最為精彩。前者突顯廣東話全面變成方言之後港人的困窘與鬱悶,後者則將「港獨」人士的主張及思維方式 (「不去看行不行,只去看對不對」) 生動地呈現。一邊看,一邊想起自己工作的學校確實有小學生選擇以普通話交談、「獨立 / 歸英」派內確實有硬漢願意為香港殉身,心中越是戚戚然。

《浮瓜》和《本地蛋》預示「魚革」後的陰謀論和「國立」被刪事件,令人不寒而慄。至於少年軍的所作所為,與高舉「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之「紅小兵」可謂沒有兩樣,充滿「文革」恐怖感。

放映結束,同事們從雜貨店老闆森 (廖啟智飾演) 對兒子的告誡 (「要用腦思考,不要人云亦云」) 能夠收效,重燃為人師表的熱誠。我則在他們身上,在所有觀看《十年》的人身上,再次看見香港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