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賓漢點起香煙,望著頭頂上的滿月,然後把嘴裡的煙霧吐了出來。
  
他現正藏在一個森林裡,身邊還活著的同伴只餘下兩三個。羅賓漢手中拿著一個袋子,裡面滿是金銀珠寶,都是從一個城中富豪裡搶過來準備派給城中百姓讓他們渡過將近的嚴冬。只是他萬萬沒想到最後背叛他以換取一點報酬的,居然就是其中一個受過他好幾次救助的流浪漢。三十個銀幣、一頓豐富的晚餐、一晚難忘的春宵,流浪漢就供出了羅賓漢慣常出沒的地點,供出了這個讓他活命至今的恩人。
  
羅賓漢埋葬了那具屍體,那具唯一保留得住的同伴的屍體,而其他都散落在他們逃命的路途上。他一直用社會不容忍的方法去救助社會上的人民,劫富濟貧,讓他成了鎮上最有名的俠盜。許多百姓因此加入他的陣型,最後成為了政府與警方們又懼又恨的綠林大盜。雖然他是一名盜賊,但他只會偷大富人家的財寶,失去這點財富的富豪也許沒有太大影響,但得到這點財富的羅賓漢卻能用它來救回許多人的生命、希望、還有尊嚴。法律保護了人們的財富,但社會上沒有財富的人卻佔了大多數。法律對他們然言只是一條條的枷鎖,讓富豪們可以用合理的方法壓榨他們的工資,而他們則只能掙札求存。羅賓漢的出現成了大家的曙光,他成了比法律更能保護市民的存在,他把本屬工人們的血汗錢物歸原主,他讓富豪,還有包庇富豪的政府成了驚弓之鳥,因為羅賓漢已經成了正義,而原本理應屬於正義的法律卻成了與正義對抗的邪惡。
  
盜本惡,法本義。但當這一切顛倒過來,就代表這個社會出現了根本性的問題。政府知道要保留著他們的權威,要百姓繼續臣服於這個歪曲的社會,他們必須在羅賓漢還沒有推翻自己前先把羅賓漢殺死。他們重金稿賞提供羅賓漢消息的人,但大多數受過羅賓漢的人都不願意出賣自己的恩人。不過有良知的人再多也好,只要有一個人因利慾薰心而出賣羅賓漢的話,這個飄泊不定的正義之盜就隨時會消失於世上。雖然大家說邪不能勝正,但這終究是騙小孩的說話,當流浪漢踏入警局,然後捧著三十銀幣的獎賞出來,伴著市長額外送贈的一個美女,羅賓漢就注定將不久於人世。
  
隨著狗吠的聲音愈來愈近,羅賓漢得知警方找到他只是早晚的事。羅賓漢令還跟隨著自己的人往西面離去,而自己就往相反方向引開警察,這是羅賓漢自覺得最後可以為同伴做的事,但大家沒有領情,而是決意跟羅賓漢同生死。也許這的確是個感人的故事,但幸運女神並沒有向他們微笑,或者從來沒有這位女神存在過,因為他們做盡了一切好事,但最後還是落得如此下場。隨著一陣的槍聲響起,羅賓漢與跟他一起追求正義的同伴永遠離開了人世,而法律也重新撿回了代表正義的面具。翌日警方高調發放除去了一名惡賊的消息,高呼萬歲的當然包括一眾一直成為羅賓漢目標的富豪們,還有那個出賣羅賓漢的流浪漢--一名富豪聘請他做監工,付責看管一班一直被壓榨的工人工作。惡人不一定有惡報,因為恩將仇報卻還能過上好生活的他最能證明報應從不存在。而失去了羅賓漢的市民,也就像失去了牧羊犬保護的羊群一樣,空有數量但不會反抗,重新過回那朝不保夕的生活。
  
一個月後的晚上,羅賓漢被殺的地方放置了一支鮮花。也許是一名受過其恩惠的人所放下,又或者是他殘餘的同伴所做的一點紀念,但羅賓漢的死已成事實,他失去了性命,最後仍沒能改變甚麼。法律依舊是富豪們的靠山,而大多數努力工作的人卻連一餐溫飽也得不到。大家都希望有下一個羅賓漢出現,大家都希望有一個人能再次成為救星,但希望只能是希望,當所有人只有祈求而沒有行動,世界不會有任何改變。
  
不是所有故事都有完滿的結局,包括這一個。你可以抱怨好人沒好報,你可以說這個結局太黑暗,但世界就是如此殘酷,或者說這樣才是現實的世界。迪士尼的童話只能留在迪士尼,而且若果你要踏入這個童話世界就先得付上真金白銀。窮人沒資格擁有快樂,能幸福快樂生活的只有王子與公主,也許這算是迪士尼唯一告訴我們的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