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晴來到五樓女洗手間門前,站在門外想著各種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最後好奇戰勝了恐懼,把木門推開。

門外門內彷彿兩個世界,洗手間內一片死寂,而且溫度明顯比外面底很多。
家晴不曉得電燈的開關,只好靠幾扇氣窗透入的陽光去進行她的「靈探」。
把每個廁所門都打開,什麼東西也沒有發現。
「鏡子……也沒什麼吧!」家晴拿出手機向鏡子拍照,想把今次的「靈探活動」在社交網站跟人分享,但當她再看一次鏡子時,發現鏡子出現了兩個光點,慢慢地兩個光點化成一對眼睛,再浮現出五官和面部輪廓,最後整個人形在鏡子裡現身。

「哇!」家晴驚叫,轉身想逃跑。
「不要走,不要留下我一個人。」鏡子傳來女鬼的哀求,家晴停下腳步回頭。
「太好了!其他人看到我便會馬上離去,只有你肯停下腳步。」女鬼高興地說著。
「我一個人太寂寞,只想有一個可以聊天的朋友。」
家晴心軟下來,走到鏡子前面,問那女鬼,「你為什麼會在鏡子入面?」
女鬼沒有回答,「我很冷,你可以把手放到鏡子上嗎?」卻向家晴提出一個古怪請求。
家晴心想,反正她沒有走出來,便把手放上鏡面上。

「啊!那是人的體溫……」女鬼說著,「那……可以了吧?」心裡有點不安的家晴想把手收回。
「這一天我等得太耐了!」女鬼露出猙獰的面貌,
家晴發現手被鏡子吸著,整隻手掌已沒入鏡中。
「就把你的身體也借給我吧!」女鬼把手伸出鏡外,抓著家晴的前臂。
家晴嚇了一跳,死命把手抽離鏡子。
雙方角力著,家晴開始力有不逮,下意識把腳撐在牆上借力,希望脫離險境。
沒入鏡子的手臂開始失去知覺,女鬼興奮地叫著,「有感覺啦,我感覺到肉身的實在。」
生死一線,家晴使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硬生生把手臂抽離鏡子,
滿以為安全,但手臂被一隻蒼白的手抓著,「她不是離不開鏡子的嗎?」家晴心想。

「呵呵……不要再反抗啦。等了這麼多年,我不會再犯同樣錯誤,讓那個可惡的老師有時間走進鏡子,把放到嘴邊的肥肉搶走!」
聽到女鬼的說話,家晴想起一件流傳了十多年的一件校園鬼故事,一個老師靠祈禱的力量,把一個女學生從鏡子中救回來。
「那件事是真的!神呀,那麼今次也幫幫我吧!」沒有宗教信仰的人在心中向神救助。

「呀~!」女鬼的手臂冒出白煙,慘叫的同時手也鬆了。
手臂掙脫了鬼爪,電光火石的一刻,人放鬆了警覺,鑄成大錯。
鬼爪抓著撐在牆邊的腳,家晴頓時失去平衡,女鬼也學乖了,馬上把腳拉入鏡內,知道沒有完全接收整個肉身氣息,鏡子外的世界仍然難以久留。

「始終仍未吸到足夠的氣息,抵抗不了鏡外的陽氣……」女鬼氣慣難平。

家晴的處境陷於窘局,身體失了平衡的一刻,女鬼向她的腳施加扭力,為避免撞傷和斷腳,家晴無奈地已經把下半身陷入鏡子,雙手抓著鏡子前的洗手盤,絕望的眼淚開始湧出來。

天恩跑到了洗手間,眼前的景象把她嚇呆了。
家晴的下半身被吸進鏡子裡,上半身則靠雙手抓著洗手盤,抵抗著鏡子裡的「東西」。
「天恩,救命啊!」天恩拉著家晴的手,嘗試把她拉出鏡子。
這時候,有另一隻手從鏡中伸出來,抓著家晴的校服,要把她整個人拉入鏡中。
那隻手瘦得只是皮和骨,帶著沒有血色的蒼白。
更貼切的形容,應該是一隻"爪"。

男聲試圖向天恩解釋「不要猶豫,想到什麼就做什麼,記著……」
「你的力量就是我的力量嘛!知道啦!」
天恩叫道,「我現在只想有多一雙手而已!」
忽然,天恩背後有一雙手拉著家晴。
突然而來的幫助,把家晴上半身拉了出來,但腰以下的地方仍留在鏡內。

天恩知道那雙手不可能是屬於自己的,別過頭,原來是圖書館的助理。
「你們在攪什麼鬼?」助理見天恩在圖書館大叫之後就跑掉,覺得有點不尋常,於是也跑來查看。
「助理哥哥,你要撐著。」說罷,天恩放開手,靠近鏡子。
「喂!你幹嗎放手?」為怕家晴再之沒入鏡內,助理雙手環抱著家晴,並把腳撐著牆壁借力。

「快點!我怕我撐不到很久!」助理向天恩大叫。
天恩沒有理會,專注地結著手印,然後大喝「退下!」
天恩把手印打在鬼爪上。助理感到拉扯的力量減輕了。
拼盡全力把家晴拉出鏡子。
「快點離開!」天恩向助理示意。

這時候,女鬼從鏡中伸出頭。
散亂的長髮,瘦削的面龐加上一雙血紅色的眼睛,
「不要多管閒事!」
「我等了那麼多年,難得可以在這鏡子內凝神聚氣,每天看著,就是一個個充滿青春氣息的女孩在我面前晃來晃去,我要把她們的氣息都吸收掉!我要再次感受這種氣息!」
女鬼暴喝,伸手想把家晴拉回來。也顧不得自己的身體因為抵抗不了陽氣而冒出白煙。

「可惡!」天恩上前擋著,口中唸唸有詞,大喝一聲。
「天兵借法!」手掌射出一道金光。說罷一掌打向女鬼。
女鬼一下子停了下來,散射出青綠色的光,
洗手間的所有鏡子同時間爆得粉碎,
隨著爆炸聲,女鬼化作一團煙霧,消散在空氣中。
「成功啦!」說罷,天恩暈倒在地上。
在她暈倒前,她聽到那把聲音在責備她,
「「天兵借法」不可以亂用呀!祖師爺怪罪下來,也不知後果是什麼?
再說,你現在也受不了這股力量,看!你又暈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