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都市報》資深編輯余少鐳日前以「無法跟著你們 (指中共) 姓」、「跪這麼長時間膝蓋實在受不了」為由,憤然離職。該報為自由派的大本營,加上「魂歸大海」事件後一直遭受整肅,余的離職多少是習近平高度管制輿論、打壓自由派的證明。

何以習近平時刻強調「媒體姓黨」?這與劉雲山、劉奇葆等「江派」人馬利用中宣部圖謀不軌有關。

由「要嫁就嫁習大大這樣的人」等肉麻歌曲出台,到圍攻任志強、「無界新聞」倒習信、新華社報導有「中國最後領導人」字眼,無一不牽涉中宣部。帶來的客觀效果是:人民逐漸對習反感。港、台傳媒甚至論斷第二次「文革」已然重臨。此無異於損害習的管治威信。習出身紅二代,以「中共家當的唯一承傳者」自居。其不容許任何人動搖自己的管治,置中共於死地。故此,冒著生命危險,習仍然堅持「媒體姓黨」(據傳彭麗媛於「兩會」前曾經險遭暗殺)。

「媒體姓黨」意味著批評意見不能公開發表,僅能「向世界傳播中國好聲音、好故事」。自由派崇尚言論多元,其必然對此表示反對。習唯有狠下心腸,對他們予以整肅、打壓。

問題是:上述情況一旦持續,大陸僅餘的言論及思想自由將被徹底摧毀。旅美作家余杰有以下觀察:「昨日在交通大學演講,居然碰到陸生密集式提問反駁,有陸生居然背誦習近平講話,我對他說,說你自己的想法和觀點,不要背別人的話……」,這是不容忽視的一大警號!

「筆桿子」固然重要,但密爾 (J. S. Mill) 曾經說過:「進步的唯一可靠而永久的源泉是 (思想和言論) 自由」,犧牲後者來換取前者,中國只會不斷倒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