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每天都會上演不同的故事,今次的故事,關於兩個寂寞的男人。這兩個男人是互不相識的,為了方便敘述,就稱呼他們為「張三」和「李四」好了。

呃……抱歉讓大家想歪了。故事開始時張三和李四醉醺醺地並排坐在吧枱,他們聊起來的契機是什麼?是張三聽到李四說「我要離婚」、還是李四說「真後悔娶了那衰婆」?大概他們都忘記了,只覺得和身邊那個「麻甩佬」有點同時天涯淪落人的感覺。

吐了一輪苦水後,張三也打算和太太離婚了。李四說:「可是要離婚是他媽的麻煩呢!又要分居又要簽紙,搞不好還要和那衰婆分身家!真想一刀幹掉她就算了!」

張三說:「幹!殺了她!說說就容易!殺了她以後呢?潛逃?坐牢?」

李四說:「老哥!我也知不行啦!瞎扯一下總可以吧!你媽的說穿幹嗎?」

張三說:「要嘛不幹,要幹,就要徹底的!」

李四說:「你有方法?」

張三說:「這是我家的鑰匙,現在你就去我家殺了我家那婆娘,記得大肆搜刮一番裝成爆竊的樣子……過幾天換我幹掉你老婆……你和我也可回復自由身,你老婆有沒有買保險?很好,那就連保險金都到手了……」

李四興奮地說:「聽說……嗝……如果發生命案、成了凶宅,樓價還會下跌……嗯……之後你低價買了我的單位、我也低價買你的單位,事件丟淡後又可以高價賣出……哈哈……哈哈哈……嗝……」

最後他們有沒有實行他們的「大計」?應該沒有吧?最近好像都沒有什麼劫殺案,更重要的時,聽說他們當晚還沒有交換地址,就已經醉得不省人事,各自被太太拖回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