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波被「移交」返港不過一日,就宣稱要和家人回鄉祭祖,並帶兒子到大陸治療自閉症。撇開自閉症能否被治療不談,僅從他說「內地的執法機關很文明、很有規範,完全依法辦案,各項權利都得到了充分保障」、「看到了祖國的富裕強大,作為中國人感到很自豪」、「我認為『一國兩制』的前提是『一國』,沒有『一國』就沒有『兩制』」,與之前抗拒中共的形象判若兩人,港人實在不能不繼續存疑,心生厭離。

誠然,習近平安排李波在港露面,旨在釋除大眾疑慮,平息民憤。可是,客觀效果似乎超出習的預期:港人倍添惶恐,對中共更加不信任。類似的情況同樣出現於台灣。洪秀柱當選國民黨主席,習近平搶先致電祝賀,滿以為能做到「拉一派,打一派」,聯結藍營對抗小英。殊不知藍營今天弄得風雨飄搖,全因以往與中共過從甚密。習的祝賀變相是藍營的催命符,台獨意識不減反增。

離心一旦產生,縱使不斷宣揚中國歷史、中國文化、「我是中國人」,依舊無濟於事。故此,范徐麗泰等人創辦的「勵進教育中心」注定失敗,梁紀昌被年青網民圍攻亦是理所當然。

而觀乎新成立的香港民族黨有「建立獨立和自由的香港共和國」、「鞏固香港民族意識,確立香港公民的定義」兩大黨綱,年青一代看來不會再走回頭路,向中共卑躬屈膝乞求民主,為中華大地千百年來的苦痛災難號哭悲鳴。胡適說:「民主自由的國家,不是一群奴才建立得起來的!」,他們就是矢志不做奴才,要「堂堂地做個人」(宋儒陸象山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