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在課本還是傳統媒體都會告訴我們,滿清滅亡是因為以孫中山等人屢次革命起義,獲得群眾的支持,從而使滿清倒台。這只是真實的一小部份,無疑武昌起義是令清廷震撼,但當時武昌城及城外的基層市民是並不支持這些革命軍,革命軍當時就只有二、三千眾,直至當地的最有名的士紳領袖湯化龍站出來支持,革命軍才能夠在武昌站得住腳組織地方政府,湯化龍本來是支持立黨派,但因為發生了滿清末年最大的金融危機及皇族內閣才對滿清失望轉投革命派。今天我們香港就算資訊如何容易傳播,人口如何密集,但我們也清楚有很多本土派理念或民主理念,都很難傳遞至每一個人的耳中,何況是擁有四億人口,傳播還不健全的滿清年代,所以革命派往後常常吹噓他們因為多次起義,最終感動號召到群眾支持並不是事實,直接令滿清失去所有支持者的是三件事:股票、鐵路、皇族內閣。

在清末時期,上海成為一個獨特的地區,既不屬於滿清直接管治,也不屬於由外國直接操縱,這裡對於金錢往來流向沒有特別規管,所以世界各地的資金都喜歡在上海這地方往來及尋找商機。而上海也開設了中國歷史上最早的股票市場、期貨市場及外匯市場,滿清也有完善的公司法保障企業經營,令整個金融業在上海能夠國際化及現代化,也因為美國發明的報價機,就算是身處海外的投資者,都能夠參與其中,令價格更容易更新。當然有金融的地方就會有金融泡沫,有商機的地方便會有危機,那時候美國的福特發明了一款T型汽車,由於這發明令橡膠的需求大增,很多觸覺敏銳的人察覺到橡膠概念可行,紛紛在上海創立以橡膠概念為題材的公司上市集資,當時全球有以橡膠為概念的公司達120間,而有四十間就是在上海掛牌,這些公司的代理及保薦銀行今天我們還聽到它的名字 – 匯豐銀行及渣打銀行。

最初在上海發行橡膠股票IPO約2500萬兩白銀,開售數個月便被搶購一空,八成是由滿清股民持有,當時那些股票在正式掛牌後,股價不斷上揚,有些剛開始只是25兩一股,不到一個月便升至50兩一股,翻幾倍是司空見慣的事情。當時不止全民(富裕有產)皆股,還有就是滿清最有實力的所有銀號,都以槓桿式借貸重注投資,包括正元錢莊、兆康錢莊、謙餘錢莊等等,那時候梁啟超看到上海如此景況感到很憂慮,便以英國南海投資案來警惕當時的投資者,但並不獲得重視。

整個投資熱潮達至最高峰時,就像今天我們行書局時看到佈滿所謂投資心得的書籍一樣,滿清也推出了不少投資指南,包括《南洋一百二十二橡皮公司中西名目股份原值表說》等等。不過實際情況也知道所謂投資橡膠只是投資一個未來及概念,當公司購地投產至正式收成售出是多少年後的事情。在一些禁止操控商品價格的法案,及大量公司競相生產橡膠時,商品價格應聲急跌,股票價格也隨即插水,當時股票是完全沒有買家可以承接賣盤。

將所有資產都全押上去還大量借貸的滿清錢莊陷入危機,因為他們隨時也會因資不抵債而倒閉,全國上下都是他們的分號,與他們有往來的機構數之不盡,絕對會是數倍威力大的雷曼事件翻版。那時袁世凱有一個下屬上海道台蔡乃煌察覺到事件的嚴重性,立即上奏朝廷及向鐵莊注入大量現金,準備政府入市干涉市場。當時蔡乃煌除了向外國銀行借了款項外,還將上海關稅所得存入錢莊,只是這筆錢原本是要用作償還《辛丑條約》的分期賠償,蔡乃煌建議朝廷先在大清銀行那邊提款償還,但遭到與他有積怨的官員彈劾下台,清廷在錢莊提取資金後,錢莊因周轉不靈而倒閉,終於滿清經歷了其所遇到的金融災難,也是令所有社會的上流及中產都立即摧毀大半,這些本來都是支撐滿清穩定的重要元素。

第二樣是鐵路,也與之前的金融風暴有所牽連,當時歐洲鐵路興建運動剛剛完結,不管是今天的某些香港人或大陸人,也認為興建鐵路可以帶來巨富,所以在不理實際情況下濫起,導致引發歐洲多國的金融危機,英國當時單是鐵路興建投資及營運虧損,便達至14億英磅,那時候英國打一場克里米亞半島戰爭軍事才花5000萬磅。德國也出現同樣情況,幸好當時宰相俾斯麥以國家名義將所有鐵路收歸國有,虧損也是由政府負責,才避免民間引發金融危機。

這時候的滿清也理解到鐵路對於軍事調動與後勤的重要性,也願意在國內興建鐵路,但國內因為缺乏鐵路人才,也缺乏資金,所以便將鐵路的興建與經營權都給予外來投資者。那時候的滿清子民,認為鐵路是大賺特賺的商機,肥水不應該流別人田,所以民間出現了集資運動,以高於雙倍價錢收購外資的興建權,不過問題很快便出現了,由於國內缺乏人才及效率,興建效率事倍功半,實際募集的資金與目標也差距甚大,省與省之間又缺乏溝通,鐵路的路線可以完全不連貫。最要命是有管理鐵路資金的民間組織,將資金拿去上海炒賣股票,而血本無歸。

賺錢不成這些人便想到滿清的好了,紛紛希望政府可以介入解決,這時候滿清在一個在錯誤時間做了一個正確的決定,它學習德國那樣將爛尾、虧損的鐵路都收歸國有,那麼便可以幫這些投資者止蝕,但滿清要解決這些爛尾問題,又需要將這些鐵路轉給外國投資者來繼續投資才行的,本來是一個合理的舉動,但村民唔係咁諗,覺得政府出賣了他們利益,所以才引發後來的保路運動,其實簡單點就是贏就我的輸便是你的心態,果然滿清政府也讓步,賠償了給湖南、廣東省後,這些地方保路運動也解散了,只是當時四川省因為賠償問題爭持不下,因為他們有部份資金是炒股票輸掉的,沒理由這幾百萬兩也要政府代賠,最終兩方面也談不下去,政府唯有來硬的,引發鎮壓事件,反而還激起二十萬鐵路投資者出來示威,打響了真正推翻滿清獨立的第一槍,與孫中山及革命黨人是沒有關係的,和甚麼民主共和理念沒有關係,只和個人利益與錢有莫大關係。

近年中共及香港都熱衷為興建高鐵會帶來巨大商機,還要攪一帶一路來一個陷球鏟,當時的滿清清爆今天的中共支爆,步伐何其相似,實在可喜可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