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民解散,庭妹亦已決定與黃、黎二人籌組政團,可惜至今我仍找不到支持的理由。

在上星期的記者會上,庭妹坦言是時候以理性去判斷學民的前路,而非感性,彷彿與筆者不久之前的一篇文章——《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戰友也有分道揚鑣的一日》中的論點互相呼應。對於學民解散,小弟表示明白,只是如上一篇文章所言有所不安而已;但對於新政黨(又或者是他們口中的新政團),筆者卻是大力反對,尤其是庭妹的參與。

筆者已不下一次撰文道出新政黨的問題——定位四不像,從其政綱亦見其「中間派」立場。筆者作為《聚言時報》的成員,深知立場定位不清晰問題之害,長遠對新政黨亦無裨益。而作為普通市民,亦看不到支持一個定位如此不清晰的政黨的理由。

好的,新政團成立之初定位還在摸索階段或許合理,但組黨目的卻有問題。黃之鋒的司法覆核審理需時,庭妹今年肯定不能參選,那麼為何還要那麼急去組黨呢?若是為那十年公投,一來不用籌組政黨,二來其論述還未完善(這多半和黃之鋒越俎代庖有關),亦不急於一時。看來,除了為了九月的立法會選舉,現今組黨並無實際效用,而參選的目的,亦只能滿足黎生的虛榮心。若為參選而組黨,這只是為名為利的政黨,不會是一個出色的代議士,不支持也罷。

人腳方面,有黎生作鐵膽候選人,另外再靠黃之鋒和庭妹的號召力。友人道出新政黨的問題在於黎生的存在,因為其「威名」令不少人不敢支持,筆者也曾說過黎生信不得。功利點說,如非黎生夠「秤」參選,而新政黨的目的就是要參選立法會,想必已被拋棄。幸好,黃之鋒之名的確是「無撚敵」,大家左一句政棍,右一句河童,既無損其形象,更助長其政治智慧,支持者盲目追隨是其一,黃背後多人撐腰是其二,所以新政黨的號召力不容忽視。但理性點再想一想,大家是支持黃之鋒,還是他的政黨?是支持黃之鋒的學生光環,還是他的政治理念(又或者說,他有明確的政治理念嗎?)?是理性上支持黃之鋒,還是感性上支持呢?

如果真的要給我一個支持黎生黨的理由,就只有一個:政治利益,一個很現實的答案。雖然我不敢想像庭妹會是這樣的人(在我眼中她仍然會為自己的政治理想奮鬥,很pure很true的),但若她肯大方承認,我只會尊重她的決定,且小看她的政治野心。如果不是的話,我希望庭妹能仔細想想我的話,還是那句,即使參與政治,實在不用組政黨,更不用和黎生組黨;喜歡新挑戰的話,還有很多東西可以做,組黨能延長妳的政治壽命,但長遠只會被制度壓縮妳的自由和言論空間。

筆者曾問及庭妹為何要與黎先生組黨,答案卻並不令人滿足:因為信任此人。這不是一個理性的理由,而更甚的是沒有多少人真的信任黎先生。庭妹亦說希望尊重她本人決定,尊重固然尊重,畢竟筆者也不是庭妹什麼人。只是作為關心她的人,實在於心不忍看到庭妹行一條這樣的路。各位周庭的支持者們,你們是無條件感性上支持她?還是理性上為她政治前途著想?

後記:庭妹,我從不介意妳參與政治,只有妳喜歡,我都會繼續支持,只是希望妳能在最好的崗位發揮妳最大的能力,僅此而已。妳的夢想?想到了嗎?想到了就付諸實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