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有一個人,他的演技媲美荷里活的一眾演員。他參演了一部中港合作的電影,故事曲折離奇,吸片了七百多萬觀眾欣賞其演出。他說的每一句話都堅持是發自內心,但到定是真是假?我們這此外行人永遠只能猜測,不能肯定。他能帶動七百多萬人的情緒,他的一舉一動都成了大家茶餘飯後的話題,憑他如此專業的表現,世界確實欠他一個奧斯卡。
  
對一件事極之討厭,因而不斷寫書去揭發那個人,或者那個團體的黑暗一面,這是一個正常的舉動,但有一天他突然被某一方的人員私下帶回協助調查一件案件,用的還是避過所有官員耳目的特別方法。其職員與朋友也先後因不明的原因而消失,不禁讓觀眾覺得這一連串的事件當中應該有著甚麼關連。最奇怪的是號稱是精英的警隊得知事件之後卻沒有立即行動,更有多名立法會議員為其犯法的出境方法開脫,一切一切就正如為這件事拖延時間一樣。直到後期,也許警方與政府受不了公眾壓力,也許他們接到指令可以開始行動,他們終於試著跟對方的執法機構聯絡,「試圖」取得他的下落。為甚麼我要著重試圖二字?全因為戲中的特首水平太低。有那個人會叫行蹤不明的當事人提供有關資料?能說出這句說話只有兩個可能:要不就是特首早已經知道他的所在並確定他能聽到這句呼籲,要不就是特首只是受幕後的主子指使而說出這句話,而主子就是抓走他的真正兇手。
  
至於為何一個人的失蹤要動用如此多的人力物力去掩飾?全賴要給時間他去入戲。要一個人打從心裡喜歡上自己本來討厭的,要一個人突然放棄能當救命符的外國國籍,重投本來自己口中那惡勢力的擁抱,這不是三兩天就可以接受,然後做到的事。看他回來之後居然對著攝影機說自己之前所寫的書都是廢話,說他很討厭的地方其實很好很完美,甚至在讓大眾見一見他在香港的樣子之後就跟隨一個男子重新用合法的方式消失在香港之中,這一種突然變了另一個人的演技,世上又有幾多人能做到?
  
也許有人會說入境處的演技太差,為何一個人非法出境後居然可以如此順利回來,然後又合法離境;也許有人會說自稱精英的警隊自打嘴巴,因為由始至終我們都沒有看過警隊有嘗試過保障本地居民的安全,但我只能說這最多只能說是編劇的問題,演員遇上有問題的劇本,除非有過人的膽識及演技,不然就只能照著指示去做。但在這樣差的劇本當中,他仍然引起了全香港人的興趣,他仍然為大家帶來了一個精彩的故事,單憑這一點,奧斯卡就應該補回一個獎項給他。
  
只是我不知道男主角到底是他,還是幕後控制一切,尚未出場的主腦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