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年香港政府務求追趕世界潮流尖端,大發慈悲話要搞時裝搞藝術,香港時裝節、西九M+、Art Basel等等big events被浮升至小弟有生之年所見嘅至高水位。彷彿繼國際金融中心後,欲轉型為國際時尚都市 (根據一個叫Global Language Monitor嘅統計,香港居然喺2015年爬升到時尚都市排名第12位,僅次於東京同佛羅倫斯 lol)。連時下本地時尚雜誌都無人問津嘅時候,CCTVB都敢厚著面皮拍一套連師奶都覺得離地嘅《潮流教主》 (喂,叫得做潮流教主,陳豪有冇俾班師奶捧上男神位風靡一時先?)。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然而,坐落於一個沒有藝術文化基礎的後國際金融中心,八九十年代那種搵食至上嘅心態依然充斥香港上上下下每一個角落,所造就嘅所謂香港文化除咗離地品味之外就係品味離地。

A餐/B餐矛盾大對決 (請選出你認為貼地嘅答案):
A. 幾舊水排兩粒鐘為咗瀡一分鐘水滑梯
B. 幾舊水請女朋友/被男朋友請去間特色餐廳食飯兼睇戲

A. 幾舊水去Art Basel睇五個不同主題專區嘅藝術品
B. 幾舊水去PMQ睇免費嘅藝術家個人展覽加一家大細食餐好嘅

簡而言之,在香港,所謂品味就是離地,愈離地愈有品味。點為之離地?既然努力搵食係貼地嘅打工心態,洗得就嘥自然成為離地嘅生活態度。愈嘥錢,愈離地;愈嘥時間,愈有品味。以前人窮於排隊洗平錢,現今人貴於洗貴錢排隊。

這種離地品味或多或少必須歸咎於香港時裝節、西九M+這種由上而下嘅推廣模式,以致大眾審美觀止於展覽門內必為佳品,展覽門外皆屬無印良品。入到展覽門內,面對一幅幅藝術品,即使是處於缺乏詳盡介紹或是導覽性的場地設計,如若以致對其中畫作的涵義、手法、作風一概不曉,只會怪罪於「若然你不知,只怪你低B」,鮮有人會質疑或怪責展覽主辨方。

曲高和寡可以很藝術,卻並不等於藝術只能曲高和寡。藝術追求的是一種美學,而美學並不應跟其價格或名氣成任何正反比。

P.S. 藝術呢家嘢,其實唔一定要十幾萬買幅色版或者四筒嘅,7000零蚊都可以買到幅高質抽象派嘅油畫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