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水圍應該獨立」、「無『回鄉證』入唔到天水圍」這類玩笑,包括筆者在內很多不是住天水圍的網友應該都聽聞甚至講過吧?我們總是以為,中國人氾濫是某些地區才需要面對的事。嘉湖山莊的泥頭山,卻令筆者意識到每個香港人附近都有一座泥頭山,它的名字叫中國。

嘉湖山莊附近那塊土地,本來是沙倉。沙倉停用,就開始傾倒泥頭,越倒越多,直至今年,問題終於獲得全港關注。這時候,有人只關心泥頭山會否出現山泥傾瀉的危險。於是,政府要求業主噴漿加固。這就是泥頭山的來龍去脈。

假如讀者思路清晰,應該會意識到,問題不只在於山泥傾瀉。就算加固了,也會影響景觀。就算能夠美化泥頭山的環境以保障景觀,這塊土地也不是必然應該出現一個經過美化的山頭。真正對症下藥,是應該將泥頭移走。

香港當前的情況,就是有人要求「加固」外來體制,將外來的基本法永續,只求能夠與外來者和平共處。可是,香港人有責任要接受自己的家園無故多出一個泥頭山嗎?香港人有責任要與中國人共處一國嗎?即使基本法得以永續,「五十年不變」變成「永遠不變」之類,香港人也沒有責任要以「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名義,即「首先是中國公民」,與中國人共處一國。因為香港被英國轉交主權予中國的決定是沒有確實得到香港人的同意,這明顯不是多數香港人的意願。而香港人與中國人的語言、文化、生活水準,亦在香港與中國不再同屬大清帝國統治後,因為各自遇到不同的發展或破壞而有所分別。

我們這一代香港人的歷史責任,就是反抗中國殖民,廢除殖民體制,與中國分庭抗禮,使香港成為獨立國家,全然以香港人利益為本位經營香港。香港人沒有包容或容納中國的餘地!

後記:某位「第二次五區公投」的主要倡議者已經說明了,「全民制憲」的「制憲」就是「永續基本法」。不論計劃能否有效地得以執行,假如「制憲」就是「永續基本法」,這個計劃就必然是糖衣毒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