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隊作客卡塔爾以兩球見負,失落的除了香港人與港隊,還有那個用門柱救了香港一次的門柱。近幾場大戰門框多次救港隊於險境,特別是對中國一仗,門柱絕對可以當選最佳球員--如果它是一個人的話。隨著香港隊的世盃外圍之旅完結,我總算有機會訪問一下這條門神,或者我該叫回它門柱之神比較合適。

「如果有看過哈利波特的話,你自然會知道我為何不用坐艇也能穿梭不同球場跟香港隊一同比賽,所以不用再問我這個問題了。」訪問剛開始,它就解答了我其中一個疑問。「至於我支持港隊的原因很簡單,就是他們與球迷的熱誠,這比技術更吸引我。因為熱誠更能讓我感覺到團體運動最初的理念,也就是永不放棄,盡力付出直到最後一秒的精神。」

「那你覺得那一隊最令你討厭?」

「中國!肯定是中國。由他們的海報事件開始,我就知道他們是一支不會尊重對手的垃圾。稱對手為弱隊是一種很討厭的做法,尤其是用這種明褒暗貶的手法。他們覺得這很有趣嗎?一點也不。你們不是有個體育專家很愛說「波喺圓嘅」這句話嗎?這是一句真理,但明顯中國隊上下沒一個人了解這句話的意義。所以當中國對上香港時,我就覺得該做一點事了。」

「也就是說中國隊對香港隊多次中門柱框而不入是你給予它們的教訓嗎?」

「當球哥往我這邊飛來的時候,我們之間的磁通量可以改變球哥的飛行軌度。當然我不可能移動自已,但改變撞向自己的球哥的方向,控制入波還是彈回頭,這一點其實不難。而球哥跟我的看法也相同,所以它很樂意配合。該有西的波沒西,沒西的波卻突然西起上來,這就是球哥它的功勞。當然最後香港能跟中國兩度打成平手,最大功勞還是香港隊自己,我們只是順手配合一下。」門柱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人類可以不把足球當成朋友,但絕不可以不尊重這種運動和對手。當你目中無人,以為自己可以控制一切,你就愈有可能要負上後果。就如龜兔賽跑的道理一樣,在你輕視別人的同時別人正努力追趕,最後超越你只是時間的問題。這樣的中國隊要實現奧運夢是笑話,因為他們從來沒有正視自己的真正問題。」
「最後你甚麼說話要跟香港說嗎?」

「當球員因球迷的支持而拼命,同時改善自己的不足,而球迷亦因為球員的努力而自豪及共同進退,這就形成了一種良性循環。香港足球現時仍然以拼勁為主,但只要香港人繼續支持港足,讓港足有動力進步的話,港隊的實力要追過不思進取的國足只是時間上的問題,希望香港人對港足的熱誠不是三分鐘熱度吧,畢竟羅馬非一日可以建成的。」

「感謝你抽空接受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