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醫院的病房內,李醫生正為天恩作出院前最後一次檢查。

「情況很好,以後只需定期復診就可以了。」

「不用再住醫院?」天恩興奮地問。

「對。」李醫生笑著回應。

處理天恩這個病歷已經差不多十年,從第一天接手,到替她進行換心手術,最後看到她重過正常生活。

李醫生也替這個女孩高興。

「可以出席開學禮?可以去宿營?可以參加學校活動?可以……」天恩雙眼發亮,不停追問李醫生能否參加各式各樣活動。

由於患有先天性心臟病,過去十年天恩大部時間都要以醫院為家,錯過了很多製造美好回憶的事物。

「假如你過度興奮,加大心臟負荷,那就另作別論!」為了讓眼前的小姑娘閉嘴,李醫生胡亂找個理由嚇唬她。

天恩馬上用手蓋住嘴巴,坐在床邊動也不動。

「把東西收拾好就到餐廳吧,你爸爸早已辦妥出院手續在那邊等你。」

眼看恐嚇奏效,李醫生也想天恩早點出院,享受她的「新生命」。

醫生離開後,天恩獨自在病房內收拾個人物品,

忽然感到心臟大力地跳了幾次,然後一陣眩暈,發現眼前站著一個全身黑色衣著的高個子。

「他是來幫你的。」高個子咀巴沒有動。但天恩卻"聽"到高個子在說話。

天恩回想起初初入醫院時,也有過一個類似打扮的人跟她說話,但說話的內容早已忘記。

此後,她便看到這些人經常帶著病人在醫院走來走去,直到有一晚,這些黑衣人走到隔鄰的病人床邊,把他的靈魂由身體內引出來再帶走,天恩才曉得,這些人叫「勾魂使者」。

當然,天恩好快懂得「醫院規矩」,有些事情,大家都會假裝看不見。

當天恩回過神來,黑衣人早已消失。便趕快走到餐廳跟爸爸會合。

一路上,天恩都碰到好幾個「勾魂使者」,「他們」都感到天恩的存在,更向她點頭示好。

這是過去從未出現這個情形,以往他們只會做自己的「工作」,彷彿天恩並不存在。

而天恩也發現自己對他們的感覺改變了。

以往是畏懼害怕,而現在就好像看到「老朋友」一樣。

感覺一百八十度改變,一切的改變,都是發生在心臟移植手術之後。

她很想知道,這個心臟的「前主人」是誰。

想不到重返校園只不過是一個多月,就有「鬼故」在校內流傳。

天恩就讀的,是一所只開辦高中的私校。

校舍前身是所廢置中學,經翻新後,今年重新啟用。

學校樓高五層,最高的兩層被編為特別課室,人流較少。

由於校舍本身的背境,很快學生之間就流傳著這所學校的鬼故事。

而其中一個故事的地點,就是發生在五樓的女洗手間。

每個「事主」都說,看到鏡子裡站著一個長髮女子在招手並向她們說話,但所有事主都嚇得馬上跑掉,無人知道女鬼到底想說什麼。

傳言之前這間校舍之所以要作廢,是因為有學生被吸入鏡內,最後要由一個有教會背景的老師,在得到當時的校長批准之下,一個人反鎖自己在洗手間內一整晚,直到第二朝早才背著被吸入鏡內的學生走出來。

大家都傳說那個洗手間的鏡子是以前留下的,沒有人解釋到為什麼學校會保留一面廢置學校的鏡子,更加無人知道這些故事由哪個人開始流傳。

「甚麼?你要去五樓『靈探』?」天恩瞪著眼問家晴。

家晴是班上跟天恩較投緣的女生。

「沒關係啦!只是入去看看,感受一下而已。」家晴試圖淡化事件的嚴重性。

天恩心裡出現了一把男性的聲音,「危險!不可以去!」

又來了,這陣子常常聽到同一把聲音在腦中出現。

但「他」一直也只是在說同一句說話,「小姐,你聽到嗎?」

天恩沒有跟別人提起,因為直覺告訴她,這不是精神病,因為那聲音一天只會出現一兩次,而且完全沒有影響她的生活。

但今次,這個他直接跟天恩的日常生活進行干涉,令她呆了半晌。

「就這麼決定吧!放學前那一堂,我跟老師說去圖書館自修,便可以和你到四樓圖書館自修啦!」

「走堂?不會有問題吧?」天恩從沒想過中學生就可以走堂。

「唏!大學教授都說過啦,學生要懂得選擇什麼時候走堂,這是學習時間分配的機會。」家晴反駁。

「但那個教授好像不是說中學生也可以走堂……」

「你要知道,這只是一所私立中學,只要每年公開試,學生考到一堆「成績」,讓學校轉化為自己的「業績」去吸引更多學生付錢,誰會在意有多少個學生在上課?在學校眼中,我們只是一個「衡工量值」的數字。」一下子,天恩不懂回應家晴這「大道理」。

而家晴之所以如此橫行無忌,是因為這裡的校長,就是她父親,試問有哪個打工仔會得罪自己老闆的女兒?

「制止她,免得有麻煩!」腦中的聲音又來了。

天恩被聲音亂了心神,根本就沒有留心家晴的說話。

只是敷衍地說,「好吧!」

家晴的「計劃」成功,兩人來到圖書館「自修」。

由於是上課時間,圖書館只有天恩、家晴及一位圖書館助理。

兩人溫習了一會,家晴眼見時機成熟,便向天恩說。

「天恩,我到五樓洗手間看看。放心吧!我保證十分鐘之內一定回來。」

「十分鐘?不要啦!別去啦!」天恩試圖說服家晴放棄,因為她很在意那個「警告」。

「沒關係啦!以防萬一,如果我太耐沒有回來,你要馬上來救我啊!」之後便一個人走到五樓的洗手間。

家晴步出圖書館後,天恩的心臟突然跳得十分厲害,左手不停地顫抖。

「自動書寫?!」天恩心中暗叫。

眼下的境況,實在令天恩難以理解。

一向用右手書寫的天恩,看著自己的左手拿起筆,在筆記簿上寫著整齊的字體,而這一切,都不是由天恩控制。

天恩心想,「自動書寫」不是靈能者或者要經過什麼靈修才會懂得的嗎?為什麼我會擁有這種能力?

天恩的思緒亂作一團,呆呆看著筆記本上的字。

「危險 救她」

這時候,那個「他」亦按捺不住。

「小姐,無論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的存在是一個事實。而另一個事實就是,你朋友有性命危險,快去救她。放心,我的力量就是你的力量,我會幫你。」一切都來得太突然,天恩需要一點時間去消化。

雖然自小在醫院裡見過不少怪事,但這次,實在超過了她的認知範圍。

「好,我信你!」天恩不自覺地說了出口,跑出圖書館,直奔上五樓女洗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