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係一連五集國家論嘅後記來

(一)國家的身世、地位
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6/03/05/29045/
(二)國家的暴走、滲透、反滲透
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6/03/07/29130/
(三)國家的難題、腐敗
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6/03/13/29270/
(四)國家的泛力、制衡、全民制憲
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6/03/13/29273/
(五)國家的權衡、政治制度、國家的消失、個人法人、賦稅、法律
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6/03/13/29277/

所謂國家論,說穿就是從自由、權力的系統之上再延展開去。但根基始終係自由與權力,「國家」只是附加上去的一個概念。

(一)自由──權力、權勢與權利
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6/02/01/27298/
(二)消滅帝國主義的絕對正當性
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6/02/03/27378/
(三)自由:「解放」抑或「放肆」
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6/02/25/28615/

直至寫起國家論第四篇,我先察覺到,一切都指望人之善心。果然人的質素最緊要。即使將制度設計成生物鏈般互相制衡,但始終沒有導入到「善惡」的概念,單只是提供了一個推翻極權的辦法。人民可以推翻殺人暴政,但愛民如子的善政一樣會被推翻。若懷惡心之多於善者,則為世之不得安也; 人為善則社會善也 。

記得聽過一集鄭松泰講,香港走到今時今日嘅地步,乃因為人已經放棄思考,變得不識得辨是非對錯。但節目已經死link,無法確定是否呢集。

上月尾立法會新界東補選,保皇黨之代表民建聯周浩鼎得票十五萬高居第二。我睇唔清香港到底係善係惡。只望懷着赤子之心一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