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烏托邦,Zootopia,打著理想共和國之名創造出一個動物世界觀,這個作品過度迪士尼化,烏托邦本身就是與現實有所落差的名詞跟形容詞,迪士尼化創造的劇情轉折則顯得太過牽強與浮誇,但是姑且劇情不論,我們可以從電影得到的現實內涵可不少,說是另一部電影insideout的外在版也說得過去。

何為insideout的外在版本?我們先來談談insideout的電影層面,除了孩童教育與生活環境還有家庭親情友情之外,更探究了一個角色本身的精神層面,也就是我們身為一個人,應該有的自由意識與生存意志,而精神層面則擁有無限大的追溯空間,電影創造出一個我們可以想像的公式並將我們的個別記憶套入其中,所以insideout主要是在一個角色的內在心裡的矛盾衝突佔多數,而這一部電影則是一個角色的心裡與外界的衝突佔大多數,所以這是insideout的反向思考,insideout讓我們追溯了我們的生命泉源,也就是賦予每一個人靈魂的自由意識,這一部電影則讓我們延伸了生命的社會性,也就是讓我們每一個人活下去的原因,生存意志。

而我們可以從非常多的層面去探討這一部電影,我們先提到主要的角色構造與其意涵。

首先就是我們的主角Judy,我們可以接受到的訊息在於,他們的動物烏托邦,雖然有著理想共和國的美名,卻存在著大量的文化衝突,我們可以看見獵食者與獵物在社會中的身分相當緊張,所以我們鏡頭拉回現實,就是在說種族歧視,Judy則是黑人的代表,強勢與弱勢我們一眼就能分辨,從各各層面都能滲透出種族歧視的議題,而當一個身在弱勢的一方,卻嘗試跨越界線,當然不會有人為他高興,不管是弱勢的一方還是強勢的一方,這邊我們可以提到的是另一部電影「傳奇42號」,同胞擔心,白人則抱著仇恨憤怒與鄙視,就像是我們在電影中看到的,Judy處處碰壁,而這個角色的心境與環境也有所矛盾,而這一點我們可以看見的是另外一部電影「史蒂夫賈伯斯」,史無前例?那就只好當第一個,如此強大的正能量傳遞,我想大家都深有同感,而這個部份我想可以特別得提出來一下,這個概念「史無前例?那就只好當第一個」,這個我們可以說到的是我們每一個人生命中放不下的事情,恐懼與尊嚴,而電影更加深了這個觀點,將Judy(黑人)準備要走上的檯面(社會認可),弄的黑暗不已(種族歧視),而這個角色的勇氣跟傑基羅賓森(傳奇42號)一樣,無懼跟賈伯斯一樣,所以這一個角色擁有這些特質,我們也不用意外電影的迪士尼化了,我後面會在整合所有角色與電影的核心概念。

接下來我們看見的是副主角Nick,身為獵食者的身分與主角的獵物身分互相衝突,而這邊我們討論的是身為獵食者,為什麼還是會受到獵食者們的歧視,這個問題我們鏡頭拉回現實世界,有沒有非黑人的人種遭到歧視或排擠,我猜有些人會提到亞洲人,這是沒錯的,但是電影是以美國為藍圖,烏托邦為名號打造,所以我們暫時撇開東方人不談,還有什麼是屬非黑人種卻在社會遭到排擠?答案相當明顯了,是阿拉伯人或猶太人,也就是對異教人種的宗教歧視,或許有些人無法分別他們的不同,但是他們的外表在美國眼裡都是屬外來且具有侵略意圖,也就是失去了人類的互信,我們看見一個伊斯蘭教的人或許在台灣我們只會覺得很奇怪,但是如果在美國呢?我們都知道答案,而狐狸聰明的個性則與猶太人有較多的共鳴,所以當兔子提到天性如此的時候,我們甚至可以憶起希特勒的觀點,日耳曼人血統優越不得被其他人種混雜且侵略,而猶太人狡猾聰明,他們生性就是要取代我們日爾曼民族,或許有些人第一次看到電影記者會的部分的時候感覺沒有那麼嚴重,但以這個角度而言,我們就不得不忽視兔子天真的口中說出的話是有多麼恐懼與敵視感,當年猶太人對德國人失去信心,就像如今的美國人對伊斯蘭教份子一般,我們不談及戰爭的誰對誰錯,我們都心裡有數,我們是站在受害者的一方,不管是911的受難者或者是移民美國的伊斯蘭教者,我們都對彼此失去信心,就像電影尾端,恐懼,也就是生存本能讓我們產生敵視感,自由意識才讓我們產生互信。

而接下來我們提到局長,他是屬大時代下的成員,我們聽見他說的台詞之中帶著無奈:這個世界本身就是破碎的,不是妳讓他破碎。也就說明了時代下每一個靠著生存本能的工作者的心聲,這個角色與Judy父母親皆屬劇情必須存在的面向而出現的角色,我們有著Judy,時代受害者與時代創造者,我們有著Nick,時代受害者與時代生存者,而局長與Judy的父母則是屬時代生存者,我們可以想想為什麼局長不給Judy重要任務?為什麼父母親不太希望Judy進入動物烏托邦打拼?皆是因為他們都是屬於比較實際的角色,不像Judy如此有著正面能量與衝勁,也不像Nick陪在Judy身邊被感化而覺醒,所以局長是不希望任務被搞砸或讓Judy送命而不給予任務,父母則是不想讓Judy走入充滿危險的行業之中,實際派是電影給出的構造第三個面向,以某些畫面可以得知,像是當Judy失落的與父母視訊時,父母表現的是開心的,因為希望女兒回心轉意回來穩定安全的人生,也就說父母這兩個角色是以人視事,什麼人做什麼工作比較適合,而當Judy第一次破案之後,局長是給予認同的,也就說明這個角色是以能力視人而非視種族,而對於Nick則是屬另一個層面。

而接下來我們要拉高視野,我們構造出這個電影拼圖,我們提出幾個衝突點,烏托邦/真實世界,社會/思想,行動/被動,歧視/認同,恐懼/互信,掠食者/獵物,政治/群眾效應,角色心境(向上)/角色心境(向下),照順序排列為如此 :

烏托邦/真實世界>政治/群眾效應>社會/思想>恐懼/互信>掠食者/獵物>歧視/認同>角色心境(向上)/角色心境(向下)>行動/被動,我們有足夠篇章可以依依探討。

首先是烏托邦與真實世界,這個部份我想是沒有什麼爭議的,完美的地方,或許跟我們的現實相差甚遠但是這並不代表不可能存在,而電影的動物烏托邦則如上一篇文提到是以美國為藍圖,烏托邦為構想來著墨,所以這個電影或許有在宣傳美國主義的嫌疑,但是這個不是重點,真實世界與幻想世界之中的界線在於何處我們或許都不知道,但是其實概念是可以被實現的,這是我們必須要知道,電影中提到,掠食者隱蓋了自己的狩獵天性,這個部份就是在隱喻我們的真實世界的每一個人,我們特別的是我們人類有屬於人類的食物鏈,也就是社會,而掠食則是以金錢的方式壓榨,所以金字塔頂端的人們就是電影中食物鏈頂端的概念,而掩蓋狩獵的天性,則意指拋棄我們的金錢慾望,才是烏托邦的建構基礎,而我們現在普視眾生,或許距離是有的,但是我們都要相信那一天,世界成為理想共和國的一天遲早會來到。

而接下來我們是政治與群眾效應,電影的角度而言,獅子市長想要掩蓋真相,我不認為他是屬於壞的一面,因為群眾效應會讓社會體制崩毀,這是眾所皆知的,在於安全層面市長是對的,但是在於社會層面市長是不明智的,市長應該要讓家屬知道去向而非全面的隱瞞,甚至連政府內的警察們都不知道,我想如果市長有告知某些人的話某些人會體諒而非弄到如電影般的後果一發不可收拾,市長錯誤在於藐視個人價值也就是民主的相反面,要為大局犧牲自己的個人權力,市長也不是讓那些野蠻化的動物自己決定是否犧牲,而是強迫犧牲,縱使他們本身沒有決定能力也該通知親人才是明智的政治手法,而非單純的想要讓社會在自己任內沒有太大動盪,我們也看見這個角色推動法案讓兔子可以成為警察,所以真正負面的角色不在於獅子,而在於綿羊副市長,他精明的運用政治操作與群眾效應,讓弱勢與優勢巔倒,並且分崩離析,而我想提到的是Gazelle(台灣翻譯為志羚姐姐…),我們看見他說了一些較為理想的空談,我認為這是迪士尼丟出的反諷,諷刺藝人在於社會問題上的隨風擺盪,為了吸引更多的客群而說比較優勢的話語。

社會與思想,這個部份我們開始聚焦在於角色身上了,兔子是最明顯的,而如果我們如果深度解析會知道,其實不是兔子的心智過魚幼稚而跟不上時代,而是時代跟不上兔子的先進思考,這在現實之中時常發生,相信大家都深有同感,但不是每一個人有兔子那般迪士尼化的人生(劇情)轉折,Judy成功的改變社會思想,將鏡頭轉往現實,我們的世界上也有著這些改變社會的思想家與哲學家與行動家,我們都無法引以為戒,繼續過著糜爛的生活,認為體制無法改變,我們換句話而言就是將理由丟出並且繼續向下沉淪,我先前提過,現實有分兩種,一種是無法改變,一種是創造出來給予自己壓力去完成某件事情的藉口,所以當我們把「現實」與「社會」擺在一起,我們已經被漸漸灌輸了社會是無法改變的扭曲思想,所以產生了屬於我們的沉淪時代我也不意外,意外的是覺醒的劃時代者,不糾正這個歪風並且繼續鼓吹,因為就是讓某些人對社會絕望,某些事情,才有商機,這個就是無法改變的現實,屬於人性的貪與忌。

恐懼與互信,掠食者與獵物,歧視與認同,這些層面則涵蓋在上一篇文章的角色內部構造與隱喻之中。

接下來我要提到的是角色的心境,有三個部份,首先就是角色心境幾乎永久向上的Judy,然而就是角色心境從向下轉為向上的Nick,接著就是實際派,而這些正能量與負能量的傳播,就是迪士尼動畫電影相當趣味的部分,下一次如果看迪士尼的電影時,不妨注意一下,我們可以很明顯的感覺一開始,Nick與實際派都瘋狂的傳遞負能量給Judy,也就是要毀滅一個人單純者對社會的認知,這點電影表現的輕鬆,但是卻是個相當嚴肅的議題,我想我們的求學經驗或人生經驗都有過這番人物的出現,不管是來自家庭學校朋友圈皆是,如果要說的白話一點,或許「鬼島」這個名詞也是因為這些負能量而產生,因為思想上被灌輸了「現實」與「社會」,對政治冷感我們都預料之內,電影除了工作上(局長)或朋友(Nick)或家人都在對Judy潑冷水,而隔幾天Judy就死氣沉沉的在路邊開罰單有別於第一天上工的志氣,接著暫停,因為我想說的是我們每一個人的人生大多數都是處於這個階段,因為沒有「事件」的觸發,讓我們有機會用工作做為賭注去冒險做一件事情,也就是奮力一搏,就算有,也不會有人真的「奮力一搏」,總是想著求生,所以這個時候我們就要解析Judy的心理,也就是她賭上工作之後冒命尋找線索,這個就是標準的拋棄生存意志,但是矛盾的事情出現了,他拋棄生存意志是為了這個工作(生存),這個時候我們就可以帶出另外一部電影的類似構造,「黑暗騎士黎明升起」,布魯斯不綁繩子爬出再生池就是這個概念,二次意識衝突,在於電影編劇上是相當難以編入的,這個我給電影給了相當大的加分。

而在第二個部份,就是Nick的心境轉化,這邊我們要說是被感化的,因為Judy的遭遇讓Nick想起了過往的陰影而感同身受,這邊可以解釋做為主角光環的一部分,讓我想到另一部電影「卡特教頭」的一段台詞:我們最大的恐懼,並不是因為我們不夠好,我們最大的恐懼,是我們超乎想像的能力,我們害怕的是我們光明,而不是黑暗的一面,畏縮的態度不能改變世界,隱藏自己內在的潛能,並不會讓你身邊的人,覺得更有安全感,我們都應該發揮最大的潛能,當我們讓自己發光時,我們不自覺地影響到身邊的人,讓他們也能這麼做,我們不但擺脫了自己的恐懼,我們的存在也自然的解放了別人。Judy正是這個些話的具現化,他感化了不只是Nick還有整個社會體系與家人朋友,而第三個部份就是心境永遠向下,這個方面我不會說是沉淪,我會說是沉澱,累積對不公社會的不滿,等待旁人拉把準備向上,或許我們的真實世界之中,大部分的人都是屬於第三個部份,但是不要忘記,「現實」與「社會」是不連貫的,不能放在一起的。

而行動與被動我想就不必多談,從片面意思上我們可以得知。

而有一個內涵我想大家需要知道,我們都有印象電影中有一句台詞「受傷了也不要被人知道」,這是非常深層的群眾心理探討所得知的結論,這是關於表象塑造中表象情緒的問題,我們先提到表象塑造,簡言之,就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我們真正的心理沒有人是可以從外在得知的,就算是親口說出或親眼看見都無法證明那是一個人的真正心理,一個人複雜的程度勘比世界宇宙,一個人有多好猜?或許我們換個方式講,說這句話的人有多好騙,我們也沒辦法證明電影中的Nick是真心的想與兔子做朋友搭擋,我們只能說:應該是。沒辦法肯定,表象塑造之中有著一種叫做「表象情緒」來提高我們社會性的共鳴產生,表象塑造是為了讓我們更容易追求社會性的一個墊腳石,也就是生存意識中的一環,而表象情緒在我很久之前電影insideout的影評有提到,也就是我們本身的情緒被阻擋在外界的情緒後面,我們會因為一個人哭而跟著被影響,反之快樂亦然,但是問題在於我們有時候快樂,卻被迫傷心,生氣,卻被迫快樂,而這些無法表露的情緒皆是因為社會壓力,也就是我們隱藏情緒是為了追求社會性,在喪禮上放聲大笑,在KTV中氣憤填膺,在路邊抱頭大哭,都會讓追求社會性更難以實現,所以我們常常看見有關情緒的電影或音樂或個人故事,有Insideout深層探討心理的嚴重問題與表象塑造中的表象情緒,也有五月天「突然好想你「之類的音樂形容瞬來慢走的悲傷情緒,亦或者喜劇演員自殺逝世,皆是我們表象情緒探討的議題,所以電影中狐狸說的那句話,是要讓自己(或Judy)成為社會生存者,讓自己越容易追求社會性,就越不容易被淘汰 。

而電影中幽默的部分,我想與相對性的電影insideout不太一樣,因為在insideout中幾乎都是有關心理層面的「幽默」,而這一部電影則比較偏向於反差感的搞笑,像是做什麼事情都很快或急躁的Judy遇上樹懶,這個就是反差,一個很快一個很慢,亦或者我們現實中對黑道老大的形象與電影中黑道老大的形象等等,都是屬建立反差感的搞笑呈現,而幽默與搞笑或風趣,又是一門學問,未來有機會我會再與大家分享。

而最後我們做一個結尾,就是電影技術層面上,當然我想動畫片的極限在於創意的發想,所以是沒有極限的,而電影中的各各角色也都相當有趣與生動,還有特別導入音樂,所以這一部電影除了迪士尼化的劇情之外,其他我都給予相當高的評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