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9 行將就木的訊息越來越明顯。恒基主席李兆基被問及會否支持 689 連任,李婉轉回答:「不知梁振英屆時怕不怕辛苦,或者不選也說不定」。按道理,689 好鬥成性,焉會不去參選?唯一足以令 689 不選的原因是:中央已堅決表態不再起用他。

與此同時,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在接受《星島日報》訪問時表示,中央對下屆特首人選開出「可信、有民望、有能力」三大條件。他認為「財爺」曾俊華、「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皆是合資格的人選。看法與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不謀而合。范曾於商台訪問中提到,葉劉淑儀很勤力,對不同事情都有見地,曾俊華則是很稱職的財政司司長。

既然 689 命不久矣,其爪牙、羽翼難免會誠惶誠恐,頻頻失言。先有中策組首席顧問邵善波逆民意挺梁:「如果認為你是共產黨的就繼續搞事,找個民主傾向的,國家關注分離主義,你去包容,可能出現更大的問題」,再有教育局局長吳克儉發表「我好唔順氣」、「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等偉論。無他,樹倒猢猻散,邵、吳不過是擔心自己的權位和利益無法繼續保持罷了。在未來的日子裡,可以預見,曾偉雄、陳茂波等人的下場必定更加「精彩」。

又 689 為習近平所不容,在大陸「反貪」步入白熱化之下,張德江不能不與 689 切割。「兩會」期間,張德江將「魚蛋革命」的真正起因歸結為「經濟問題」,說:「香港首要是發展經濟,不應該將經濟問題泛政治化」,除了是緊跟習近平為事件降溫的主旋律之外,還象徵著某種程度的倒戈相向:譴責 689 不懂經濟,只知用政治鬥爭轉移視線,導致香港撕裂內耗。故此,689 在 3 月 21 日的論壇將引發官民衝突的責任推卸給習近平:「在落實 (十三五規劃)的過程中,香港內部可能出現一些情緒上的牴觸及政治上的干預」,3 月 22 日進一步將責任推卸給「香港一部分泛政治化的人」。汲汲於擺脫指控,並非為連任爭取機會,而是在希望徹底落空下豁出去,向張的倒戈發難。

事實上,由「雨革」出動全副武裝到 2015 年連串劣政,一切俱來得不自然,似是中共故意放棄對香港施行有效管治。適值大陸網媒「無界新聞」刊出《要求習近平同志辭去黨和國家領導職務》有「在處理港澳台問題上,沒有遵從鄧小平同志英明的『一國兩制』構想,進退失據,從而導致……香港獨立勢力抬頭」,而「無界新聞」與劉雲山、張德江等人存在著千絲萬縷的關係,689 過去所做種種,未嘗不是配合著張德江等人的謀劃。現在張德江竟然因習近平逐漸掌握大權,把香港問題一律歸咎 689,自己置身事外,689 感覺被出賣,心裡有氣,遂大肆發難,不惜攻擊習近平(689 質疑「一帶一路」在香港得不到充分了解及推廣,改變以往一面倒追捧的作風,可視為和習反目之風向標)。

導致香港分離主義熾熱,乃「反黨」大罪,689 獨自承受不起,需要有人陪葬。張德江打算「從良」,689 偏不讓其得逞,借助沒有獨立意志的劉江華向康文署施壓,禁止劇團場刊出現「國立」二字,從而刺激香港親台人士反感、台灣對中共離心。無事生非乎?不然,是同歸於盡。試想習近平強硬要求張德江為香港矛盾降溫,「國立」二字被禁旋即出現,傷害港、台與中共的關係,習會有什麼感受?坊間評論普遍鞭撻港共作政治審查,此乃隔靴搔癢,無關宏旨。

評論員盧峯有這樣的觀察:「民政事務局局長劉江華算是個口舌便給、反應敏捷、詞鋒犀利的政治人物……但在今次康文署逼劇團刪除成員台灣母校名稱『國立』兩字的事件中,劉江華在宣讀一份顧左右而言他的聲明後連回答問題的勇氣也沒有,只能落荒而逃」(《逼刪「國立」的愚蠢與無恥》)。劉江華反應怪異,正好揭示逼刪「國立」二字非出自他個人意願。

四年前 689 起用剛在立會選舉失敗的劉為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局長,四年後 689 利用劉作最後反撲,賠上劉的政治生命。689 之於劉,真可謂「成也 689,敗也 6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