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說「每個人都是與眾不同的」,這麼每個人都是孤獨的。

在新聞上看到「其他人」的自殺,基本上沒甚麼感覺,慢著,難道讀者不是這樣子嗎?除了留言之外,大家不就還要上班上學過著與昨天沒兩樣的低頭族嗎?老老實實,所謂的冷血早已充斥在我們的身邊,包括我們自己,問題在於你有沒有這份自覺。然而你可能會問,那應該怎麼辦?我苦笑著說,要不要扮回小丑?

筆者和大家一樣,都善於建立層層的保護膜保護自己,所以筆者不會全盤否定保護膜的作用,但至少須知,這層保護膜卻非常致命,它就像玫瑰花的刺一樣,當筆者意識到這一點後(當筆者傷害了許多人後),這層保護膜要不要都罷了。據筆者所知,這層保護膜只屬暫時性,並不能實質(長期)保護自己,甚至有傷害他人的可能性。儘管如此,我們還不能因此而強硬去撕破別人辛苦建立的保護膜,畢竟這樣做只會令他/她製造更厚的保護膜保護自己。

政府新聞網發佈的宣傳片正是一門很好的「反面教材」,運用錯誤的心理學、錯誤的技巧去叫「他人」不自殺。先不討論(教育)制度上的問題,但你們這樣強硬地撕破觀眾深層的保護膜,居心叵測。雖然筆者沒有攻讀心理學,但相信這一手段是強硬的,感覺像是當面指責觀眾一樣,要知道這不單是從一個施暴者的口中所出,還是想套用著政府(大人)的口吻,這樣子不反效果不正常了。此文並非叫人打開心扉,而是讓大家認識自己的「保護膜」,而且筆者相信打不打開心扉是每個人的苦衷,所以此文對政府深表遺憾。

相信許多人都曾經歷過,你想幫(約)一個人,但對方一直對你說「唔好意思,我唔得閒」,這時候的你會選擇離開他/她嗎?當然,前題是別人討厭你的話,你唯有離開他/她,否則將會傷了自己,傷了別人,更會讓自己和別人更加孤獨。在此不介意和讀者分享,在一些場合筆者會選擇扮演小丑,雖然顯得像笨蛋一般,但扮小丑的確沒甚麼不好,至少讓對方知道你會為對方扮演過小丑,作為真喜劇表演者,小丑是偉大的,小丑是強大的。然而希望這時候的你,能夠找出屬於自己的方法,在不同的場合用著不同的技巧對著不同背景的人,不懂的話便拿政府作為反面教材。

說到這裏請問你們想和身邊的任何一個人進行一場永不完的厮殺戰,亦或是放下頭盔主動和對方握手叫好?頭盔並不代表你很強大,強不強大在於你內在的無畏無懼(心靈)。回顧世界上任何一個政黨,在選戰時都樂於攻擊其他對手甚至抹黑對手,其手段更是層出不窮(例如蛇齋餅粽),對應之下這也可稱為一種「自我保護」,中共亦是。當意識到自己受到來自民間的威脅,便會想盡辦法實施層層不設實際的維穩,然而當其維穩開支比軍費超出愈多,愈能表證中共的脆弱。政治上的保護膜和我們日常的保護膜同工異曲,還是那句:要不要都罷了。再回顧現今當代資本家的權貴和手段,應該不難發現這層保護膜,這層保障自身利益的保護膜是多麼令人討厭令人作嘔吧。

咦?或許政府深知自己的脆弱,才以弱者的角度去處理他人的苦況吧(笑)。(謎之音:經一事長一智,不要阻止他們繼續戴頭盔吧。)

既然我們都是「與眾不同」,尤其青年更是複雜的個體,那在和別人相處時,恐怕首先要理解「我們都是孤獨的」,並在此基調上發展出所謂的人際關係,所謂的互助互愛。所以就是說「你不代表我,我不代表你」,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