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家外面啲菌真係好勁,昨晚開會,有個人係在我對面狂咳,我已頭痛。今日又係,坐火車有人個係我對面狂打乞嚏,我暈一暈。跟住我就feel到我體內的免疫系統已響警報,並且係度打緊仗。我唔係醫學專家,但身邊有不少朋友說最近病得好唔尋常,加上接收到各類新聞資訊,有預感可能爆發疫症。

聽聞有大量匪區人士正準備殺落黎香港搶疫苗,我先唔講香港的疫苗會否像奶粉一樣被匪區人士搶個精光。如果有大量匪區人士湧入香港,本身已構成極嚴重的交差感染風險。今天的匪區人口的流動性,比2003年大得多!2003年大部份匪區人士出境有限制,但現在他們好容易就可以去世界各地旅遊,又可以隨時走落黎香港自由行。但匪區人士的衛生防疫意識卻沒有進步過,所以一眾匪區人士是散播疫情的絕佳載體!即使香港未有人肉炸彈恐怖襲擊的風險,但大量帶菌的匪區人士在香港行走,本身就是一個疫症計時炸彈,諸位不可不察!

帶菌匪區人士是人肉疫症炸彈

2003年沙士,香港的醫療系統已經危危乎,但仍能頂得住,因為當時醫護人員的士氣極之高昂。但今時今日,整個香港政府比十年前爛透程度何只百倍!加上醫護人士的士氣又低落十倍以上。而且疫症另一個高危地方是一眾學校,但今時今日在吳克儉領導下的教育局,狗屎垃圾不如,怎能果斷應付疫症?如果香港再爆發大型疫症,我唔會期望政府能夠處理得當。

當然,一場疫症唔會摧毀整個香港,因為疫症從來是來得快,去得又快,一下子就會停。疫症來了,人命損傷無可避免。當然,因為疫症而死人,我地一個都嫌多!但相對於香港整體人口數字,始終係有限。

但一場疫症卻能夠摧毀一個政府。2003香港爆發50萬人上街的七一大遊行,背景原因是當年爆發過沙士,政府處理失當,市民情緒極差。今時今日的香港,如果政府因處理疫情失當而導致大量香港人死亡,香港人,尤其是年青人,絕對唔會像2003年那樣,那麼和理非非遊完行就乖乖地番屋企。

火速提高防疫意識

無疫症當然最好,皆大歡喜。但我奉勸各位,呢一刻開始,要自己提高衛生及防疫意識。自己香港自己救,條命係我地自己架!唔好再奢望個垃圾政府會做到啲乜。如果發現自己有病有痛長期未好,要自我隔離,復活節假唔好周圍走以免散播痛菌禍己禍人,好好在家中休養,陪伴家人。有咳和打乞嚏一定要掩口。每個人對不同病菌的抵抗力有所不同,你打一個乞嚏傳播病菌,隨時會害死在你身旁的一條人命,我唔係同你講笑!

2003年我地學會的「1比99」呀、酒精搓手液呀,係時候要再次出動。還有,我地要對前線醫護人員俾多啲鼓勵!我地平日好人好者,唔駛入醫院,無切膚之痛。但萬一唔好彩,我地自己或有親友入左醫院,千奇唔好以為係去住酒店要享受貴賓級服務。醫院唔夠人手就係唔夠,住院病人係病床瀨左尿,叫換片,唔可能你叫就即刻有人同你換!Sorry,唔係前線醫護人員唔想好好侍候大家,係政府死唔肯增撥資源落去醫療體系,仲年年Cut Budget。醫護人員平日已做到死下死下,得番半條人命,一旦疫症爆發,前線醫院人員個個只能奮不顧身用佢地的殘軀幫大家擋子彈。真係會死人架,醫護人員逗納稅人的人工都係咁話,唔好以為你有交稅入到醫院就當正自己係老細。大家唔好忘記2003年沙士期間多名醫護為香港人獻上寶貴生命,我地豈可不對前線醫院人員致萬二分尊重和感謝!

加倍尊重醫護人員

再講一次,香港無疫症爆發係最好。但萬一真係有疫症,我地睇新聞見到有人死,又或者身邊有親友不幸中招甚至死亡,傷心一定會,但千奇唔好絕望!怨有頭債有主,邊個搞到香港今時今日咁?自己絕望、放棄就無仇報架啦。要嬲要發洩就要對準政權!假若香港爆發疫症,疫症只不過係病徵。病因係香港的醫療體系、教育系統、出入境政策通通出現嚴重問題。而問題的核心是,香港這個匪政府,視香港人命如草芥,一眾匪官只懂得勾結貪婪的商賈榨盡香港人的財富,他們希望香港人死乾死淨,再從匪區移殖人口至香港,繼續讓他們壓榨。香港人一定要識得反抗,疫症近了,未支爆先港爆。天下紛亂出豪結,有志之士係時候取這個垃圾政權而代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