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時五十分,袁在一間咖啡廳坐下。三時正,文出現了。

「袁先生,果然準時。」文坐在袁的對面,輕輕一笑說。

「上星期還在我身邊卿卿我我,今天已經用『先生』來稱呼我,妳也未免變得太快了吧。」袁心想。理智上他也知道不應該這裡抱怨,情感上卻不免吐糟幾句。

「袁先生,我想你都知道今天為什麼叫你出來吧!」文一邊說,一邊從手袋中取出支票簿、打開,熟練地寫著。「這是給你的一點心意,多謝你這十年幫了我這麼多。」

袁重重地嘆了一口氣,他當然知道文約他出來原因。十年前的今天,文約了他出來,向他提出一個很奇怪的要求。

「我想你幫我一個忙,」文說:「我想你扮成我的男朋友。」

「啥?」文的單刀直入,令袁也嚇了一跳。雖然他和文見過幾次,但說不上太熟稔,文向他提出這個要求,他不能馬上答應。

袁說:「什麼原因令妳要找一個人扮妳的男朋友?」

方說:「這點你不用理會,你應承、還是拒絕?」

袁望著眼前這個女子,雖算不上是國色天香,不過也算得上是個可愛的美人兒,高眺而玲瓏有緻的身材,就算是假的,有個這樣的女朋友也不錯,反正現在自己也沒有對象,或許有天她會和自己來個「戲假情真」……想到這裡,袁點點頭說:「好吧,我應承妳。」

文聽後也點點頭,從手袋拿出一隻USB儲存器說:「這裡有我部份的資料,請你好好記著。由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追求者,請你好好想想我們相識、相處和你追求我的經過,當你認為能夠飾演我的男朋友時,我就會帶你去見我的家人和朋友。」

袁問:「那『男朋友』這角色我要飾演多久?」

文說:「現在我也不知道,可能半年、可能十年。」她頓了一頓說:「其實也算你撿了便宜,想追求本小姐的人多的是。」

袁本來想追問為什麼要選他,不過還是像問題吞了回去。直覺告訴他,她不會回答這個問題。

轉眼,十年過去,文已由一個青春少艾,蛻變成一個成熟穩重的事業女性。在這十年內袁也恰當地扮演了文的男朋友這個角色,無論是文的家族聚會、朋友活動,他們都孟不離焦,當中雖然有不少人催促他們結婚,他們都會將話題輕輕帶過去。」

「不過我必須要多謝你,」文說:「這十年來你將我的『男朋友』這個角色做得很好。有好幾次,我都差點忘了你只是在演戲。」

袁乘機說:「那麼我們就別再演下去好嗎?其實我對妳……」文打斷他的說話:「對不起,我不能接受你。」

袁沒問為什麼,因為他已看見一個高大英偉的人向文走近,可能是袁的妒忌心,他總覺得這個人有點娘娘腔。

「你好。」奇怪,聲音如出谷黃鶯,這個站在文身邊的……不是男人。

文看出袁的疑惑,坦然地說:「你猜的沒錯,她是我的戀人,所以我不會接受你。你不是問過為什麼我要找人扮我的男朋友嗎?其實是要讓我的父母安心。既然現在他們都過身,我這場戲也不用再演了。」說完,文就起來準備離去。

袁說:「呃我們以後還是朋友嗎?」

文笑笑說:「我們一直都是『朋友』,不是嗎?」袁聽得出,她在刻意強調「朋友」二字。

袁呆呆地望著桌面的支票,心中只覺無限惆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