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聯同學民一樣,兩者在創立時都因為民主理念,有嘗試訂立架構實現內部民主。而大家也知道,學聯這個嘗試失敗了,被老鬼以潛規則取代。舉例說,學聯的「自治八樓」就惡名昭彰,老鬼用學聯的錢卻不用向學聯申報,學聯亦拿他沒辦法。

當初退聯時,學聯指自己只是一個各大專院校的溝通平台,聚合學界力量,果如是乎?當然不是,當時我就寫了一篇小文章,我勸羅冠聰要是有責任感,就應該重新推動學聯「民主化」,將學聯還原為一個真正的溝通平台,而不是老鬼「圍威喂」的小圈子權力大台。可惜,我相信直到今日羅冠聰仍舊只能放任他們。

而學民思潮解散消息一傳出,我亦同樣寫類似當初給予學聯的建議給學民:「如果黃之鋒還有點廉恥,在挖走了學民最有名氣的人組黨後,就不應解散學民思潮,而是讓學民思潮『重生』恢復組織內部的民主輪替,變回一個學生關心社會為香港出力的『獨立』組識。」

然而,如今雙學都走上同一條路,由民主夢走向老鬼獨裁專權,最後百病叢生。學聯名存實亡,資產仍然混帳,而學民就正式結束,資產轉移至新組織。我們必須以雙學為戒,雙學的腐敗足證了文化建國的重要之處。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只有社會上大多數人是君子,制度才能得以行之有效,如若不然,再好的制度落在一班卑鄙無恥之徒手裡,也只會敗壞民主制度之名。文化建國,就是要教香港人做正直君子,別做卑鄙小人。

註:學聯的「自治八樓」曾在雨傘革命期間借出麻雀枱,去向不明,有人懷疑就是左膠周諾恆等人在旺角打麻雀時使用。

學聯之存續,在於本屆成員能否建設民主學聯: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5/05/10/15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