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otopia,所有動物都想居住的地方。於這個世紀,不論是草食性還是肉食性動物,都因為演化,改變了獵物和獵者的地位,兩者和平共處。尤其是在這個城市裏,大家都各司其職,摒棄天性,人人亦可以向夢想出發:例如說,獅子老虎大笨象可以做警察,體型輸一大截的兔仔茱莉也可以做警察。只是,天性尚且可以克服和戰勝,但對人的既定印象,又豈能輸易改變?

Desktop-Zootopia-Wallpaper

Zootopia一詞,其實是改自Utopia,即是烏托邦。不難發現,電影名稱是暗藏了「動物世界的烏托邦」這個意思。然而,烏托邦哪有那麼容易存在?即使茱莉是那樣努力了半世人,亦完成夢想當上警察,卻總是沒有幾個人把她當一回事。這個動物世界,其實只是人類世界的縮影。

接受不斷的失敗,再不斷的嘗試

人人都會有一個願望,或卑微,或遠大。小時候的狐狸阿力就只想當一個盡責的童軍。

image_cbbc3ebe

很多卡通電影大多傳遞的訊息,就是叫大家定一個夢想,然後大步踏前去實踐它。然而,這其實只是第一步。電影探討的,是「接著呢?」。小阿力即使穿上了童軍制服,可是卻遭欺凌;茱莉即使是警校第一名畢業,卻只遭分配到抄牌的職務。

沒有幾個人能努力了一次,就能如願以償。我們要學習的,是接受不斷的失敗,再不斷的嘗試。我們需要的是那顆強大的心臟。夢想絕對不是你只要肯努力就會達成,不斷的失敗是無法避免的,但是你仍然要去試,像茱莉愛的那首歌— Try Eveything。

我們總有些既定印象

若是褪去動物的皮毛,電影呈現那底下的真相,恐怕是可怕得讓人難以接受。電影利用動物的習性、體型和形象等,顯現了人類世界的歧視和既定印象。

茱莉入警隊已飽遭歧視,其他孔武有力的動物都不信她能勝任。還有阿力,所有動物都認定狐狸是狡猾和不可信任,就連電影開首就已經信奉Zootopia是動物烏托邦的茱莉,也曾因他閃縮的行徑而懷疑過他。
ZOOTOPIA – Pictured: Judy Hopps. ©2016 Disney. All Rights Reserved.
Zootopia-Wallpaper-25

人類又何嘗不是呢?我們總是覺得某種族的人不和善,某宗教的人祟尚暴力,又或是某職業的人冷血無情。也許,要成為自己想要的樣子並不難,但去移除對他人的標籤卻很難很難。

動物尚可分肉食和草食,然而我們人類,擁有同一個學名,卻無法合眾為一。

一切都關乎政治

電影後尾還少有地帶出政治操控的觀念。一向的「好人」,竟然是案件的幕後主腦。電影透過她栽贓少數人,引起多數人的恐懼,暗指現實世界的政治操作。英國哲學家Locke這樣說過:「人類天性之原則的首要的,和最強烈的欲望就是自我保全。」而很多時候,我們的欲望與恐懼相伴。是的,恐懼往往能催眠群眾、控制群眾。因此,那個幕後主腦才可以令Zootopia大變天。

或許你會覺得「又講政治?俾我抖吓得唔得」?可是親愛的,世界上有甚麼是不關乎政治的呢?

maxresdefault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