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勸所有自稱左翼人士,不要動不動拿性工作者開玩笑。

首先,性工作者是一份工作,性工作者是工人階級。

第二,性工作者好多時是社會上受壓迫的一群,屬被剝削的無產階級。

整套社會主義理念,就是要解放這些被剝削的無產階級,豈可任意拿他/她們來開玩笑?

拿你討厭的階級敵人,去比喻作性工作者,更是無稽!你這樣不單只貶低了性工作者,更侮辱了整個無產階級!你成為了無產階級的敵人。

你要罵你的階級敵人,可以盡情罵,罵他的剝削行為,罵他的惡毒心腸,但千萬不可拉扯到無產階級性工作者的頭上!

有些人企圖辯駁,阿某某人都同樣會用侮辱女性的言詞來罵人,這種辯駁極之荒誕!難道你看到資本家剝削工人時,你又走去剝削工人,你會感到沒有不妥?

另一點我想提醒一下自稱左翼的人士,只有你們眼中的右翼人士,才會賤視從事各行各業的階級工人。為甚麼?因為右翼人士代表的是資本家和地主的利益,資本家和地主,坐擁了各樣生產資料和土地,各行各業的階級工人,無非是他們的壓榨工具,替他們賣命,讓他們能夠不用勞動而累積到資本。因此,右翼人士自然可以目空一切,賤視從事各行各業的勞動人民。

要是你自稱左翼,但腦子裡卻閃出賤視性工作者的念頭,那麼,你的思緒已經站在萬惡資本家的一方,而背棄了無產階級!你如何立身處世?你如何樹立良好榜樣?你如何繼續宣揚左翼思想,號召更多群眾,解放無產階級?

最後我想談一談社會民主主義。社會民主主義,本身是社會主義的改良主義、修正主義。社會民主主義不再以階級鬥爭為綱領,改為與資本主義合作,盡力在資本主義制度之下,保障到無產階級的生存空間和利益。然而,社會民主主義的左翼烙印,永不磨滅,而香港政團「社會民主連線」(簡稱:社民連)中人,亦經常以左翼人士自居。由此可見,社民連的階級立場,絕不能模糊。

因此,我想就「社民連就行政委員梁國雄發振表言論的回應」作出提醒。首先,這不是「用詞不當」的問題,而是講說話的人,本身有沒有賤視性工作者的心態,?在罵政敵以及政敵的妻子之時,連帶以性工作者作嘲諷?如果有,任何自稱左翼的人士,應引以為戒,立即糾正這種心態。要是心態糾正了,便不會再發生所謂「用詞不當」問題。

此外,事件亦非「兩性平等」的議題,而是階級立場的問題。左翼人士應以維護所有無產階級的尊嚴和利益為大原則,絕不應對任何勞動者存輕薄之心。而所有工人階級已包括了男和女,所以,左翼人士對工人階級不敬,就是同時對階級內所有男性和女性不敬!

最後,如果有人辯駁「一雙玉臂千人忱」不是暗指性工作者的話,真係笑大人個口,當大家白痴不讀書。此話出自小說《乾隆皇帝下江南》第十八回「劉閣老屢代光昌 趙慶芳武藝無雙」。話說乾隆皇帝微服遊江南,路過蘇州這個天下最繁華之地,在當地富翁張廷懷陪伴下,坐船探景,不覺經過娼船。微服天子有意博覽姑蘇名妓,在張廷懷的陪伴下,登上娼船覓芳香。乾隆爺遇上名妓金鳳嬌,人生得極標緻,寫字又俊美,乾隆爺心生憐愛之情,遂作詩勸眾美妓在風華正茂之時,當思急流湧退。乾隆爺把話說到心坎上,金鳳嬌感激不盡。乾隆爺難得在此與眾美人相會,心中甚樂,眾美妓亦知書識禮,願聽勸諫,遂命張廷懷亦以美妓為題,作詩一首,廷懷提筆便寫道:

二八佳人巧樣妝,洞房夜夜換新郎。
一雙玉臂千人忱,半點朱唇萬客嘗。
做就幾番嬌媚態,裝成一片假心腸。
迎來送往知多少?慣作相思淚兩行。

由此可見,小說中的乾隆爺和張廷懷,以美妓為題作詩,絕毫無半點輕薄之意,講的是名妓們的生活寫照,寫詩是出於憐愛,勸她們急流湧退,祝願她們早日覓得好歸宿。然而,後世人卻拿風雅之詩,存著輕薄之心,以性工作者之名去罵人,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