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君一個人躺在床上,又想起那一個她。

五年了,她的影子一直佔據著E君的內心。E君愛著她,但當年他犯了男人的衝動,讓二人的關係變得不可挽救。一個背叛過自己的男人,她沒有勇氣相信下去。E君也明白她就是這樣的女人,雖然心裡很想留住她,但他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任務。自己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放手,讓她離開傷透自己的男人。自此之後,E君沒有再找那個讓自己犯錯的人,也再沒有犯下同樣的錯誤,因為他再沒有找下一任的女朋友,也謝絕了一切夜生活。

還記得二人剛剛交往的時候,E君對人生的未來一片茫然。畢業剛好一年、做著一份沉悶不過的文員工作、領著不能帶女朋友旅行的工資,讓他對自己,還有與她的未來不敢抱有太多希望。也許她知道E君的想法,也許她體諒E君的情況,她不但沒有嚷著要到日本遊玩,或者吃八百元一位的自助餐,閒時反而跟E君坐在麥當勞看著電腦上不同工作的要求,了解E君想發展的方向,然後尋找有關的課程,讓E君可以裝備好自己,早點脫離這個迷茫的階段。現在身為大型廣告公司部門經理的E君也跟朋友說過,沒有她一路的扶持與鼓勵,現在的他可能仍然在霧霾裡浮沉著。

除了成為E君的前路明燈,她還是一個體貼入微的女朋友。入得廚房出得廳堂,連選音樂與電影的口味亦相近,E君永遠不會怕要到戲院看暮光之城這一類電影。種種的優點結合成一種完美,讓她成為E君眼中最完美的女神。一次E君與她經過一間首飾店,看到一枚兩卡的鑽戒,他決定當下一次公司花紅到手時,他就買下這枚鑽戒向她求婚。只是花紅月還沒到,E君就在一次酒醉下做出了那不可原諒的行為。結果花紅月過後那枚鑽戒仍在,而E君身邊卻失去了一個完美的人。

E君沒有怪責那杯影響他一生的長島冰茶,他只怪自己不夠完美,沒能跟她走到人生的下一個階段。五年以來,他一直努力做好自己,努力工作,為的就是不要辜負她對自己的期望,不再成為一個迷茫的人。E君一生愧對的就只有這個女人,而他為一能做的,就是別讓她再對自己有第二次的失望。

E君不敢奢望跟她有機會重新開始,但他也希望她當初為自己所付出的一切沒有白費,這就是E君唯一能繼續為她所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