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舊文《也許支爆很難》(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5/12/28/25883/ ),我早已指出,儘管中國經濟已經走下坡,要一下子發生「支那經濟爆煲」是很難的;原因除了因為燈神蕭若元不斷說「中國經濟就嚟冧」以外,儘管中國外匯儲備在一年來急跌了10.9%(3,751億美元),但外匯儲備仍高達34,382億美元,為全球之冠。因此,除非中國爆發內戰、嚴重的全國災難或是國內發生程度強如2008年金融海嘯的大型經濟危機,否則中國難以一下子就破產。不過,中國經濟進入穩定的衰退是肯定的,因為中國已經面對出口放穩(因為其他發展中國家的競爭以及歐美需求減少)、內需減退(反貪腐以及揭發過往的假帳、爛帳)、人民幣兌美元貶值,以及產能過剩等問題。而我認為中共根本無力解決上述問題;表面的原因,是維持經濟增長與進行結構改革的矛盾,然而更深入的原因,是中共根本無力改革經濟結構。2016年3月3日人大政協兩大橡皮圖章開會期間,中國總理李克強在人大開幕式所作出的報告,透露出中共在經濟政策上的無能。

李克強提出GDP增長目標定為6.5%至7%,通脹率目標為3%,城鎮新增就業1000萬以上,失業率在4.5%以內等等,並再次指出鋼鐵和煤炭產業出現「產能過剩」的問題(生產量過高,把價格壓低,導致總收入下降)。早在去年12月的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習近平已經提出「去產能、去庫存、去槓桿、降成本、補短板」的口號;當中最「去產能」就是解決產能過剩遵致拖低價格和總收入的現象。(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business/2015/12/151222_ana_china_central_economic_conference )為了化解產能過剩,李克強再重申上述口號,並表示計劃在未來3年到5年內減產約5億噸煤礦,在5年內壓縮1到1.5億噸過剩鋼鐵。中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部長尹蔚民預計此舉將導致180萬工人失業,中央財政部將拿出1000億人民幣安置職工。

為何中共必須解決產能過剩問題?因為問題已經惡化到影響經濟的長遠增長。人民幣匯價下跌,本來有利出口,但由於歐洲經濟不景,對中國貨需求減少,加上劣質的中國貨不夠印度、越南等國的出口產品競爭,2015的出口並沒有受惠。當中鋼鐵和煤炭最為嚴重,前者更是中國的主要出口產品;日本鋼鐵企業JFE鋼鐵社長柿木厚司曾經批評,中國的產能過剩是「擾亂國際行情」,拖累日本鋼鐵出口價格;以熱軋捲為例,「夏季曾為每噸380~350美元左右的中國出口價格,已經跌至不足280美元」(http://zh.cn.nikkei.com/columnviewpoint/viewpoint/17310-20151216.html )。

由於盲目再推高產量只能帶來短期的GDP增長,長遠的收入必然下跌,所以今年中共的經濟增長目標創近年新低,而最高目標及最低目標之間的差距更創近年新高,可能是常委之間未能就增長目標有很大共識所致。但這只是表面的矛盾;常委之間對於保增長還是改結構之間存在矛盾,背後有更大的政治考量。自八九六四以後,中國一直是依賴經濟高速增長來暫時紓緩社會矛盾;一旦經濟放緩了,增長減慢,失業率上升,本來沒有統治合法性的中共政權就變得芨芨可危。因為不滿黑龍江省省長陸昊在兩會撒謊「不欠工人一分錢」,3月14日黑龍江雙鴨山礦業集團旗下多個礦區的數千名煤礦工人連日發動遊行示威,抗議省長撒謊,要求取回工資。(http://www.ntdtv.com/xtr/b5/2016/03/14/a1257515.html )失業率一上升,民變就會更多。

尹蔚民提出的解決方法是政府出錢安置這些工人。何為「安置」?當然就是安排彼等轉行,甚至要求其他國企聘請彼等。結果是大大增加中央的財政開支,加劇中國政府的債務問題;再者,如果最後的「安置方式」只是以國企騁請失業工人,可能只會造成下一波的產能過剩或是冗員充斥。今年李克強的工作報告隻字不提私有化、「國退民進」之類的口號,可見中共中央根本無意在經濟上放手。然而,如果中共不肯落實將所有與基本民生無關的國企(例如鋼鐵、電訊、石油等)私有化,並且繼續維持國企那種低效率的生產和貪污風氣,產能過剩只會由鋼鐵及煤炭擴散至其他企業。習近平和李克強根本不明白,結構改革應以減少干預為目的,而非不斷增加干預。

中共若要堅決維持當前的社會及政治體制,則經濟結構改革必然失敗,最後保增長和改結構皆以失敗告終。習近平和李克強依然用大政府的思維去思考如何計劃經濟怎樣走,市場怎樣走,就是不肯放手讓市場處理,說到底就是想抓緊權力,抓緊國企,不想利益落入其他中共派系或者私人企業手上。若中共能夠去產能,則不能保就業、保增長;若中共可以保就業、保增長,中國財政赤字將會愈來愈嚴重,將決定中國未來十年的亡國路線圖。

主後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