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1日星期五晚上,我出席了由一眾城大政政師弟師妹(城大公共行政學科聯會)主辦的論壇,探討全民退保問題。論壇題目是:「全民退保:代際不公?」聽落去個名有點奇怪,可能「代際」這個詞語較少用,而網上和坊間近年則流行「世代之爭」一詞。

由一個青年人組織主辦一場講退休保障的論壇,可見大家希望藉著論壇去解答青年人心中一些疑問:現還後生,離退休之年還差一大段歲月,退休保障關年青人甚麼事?如果要透過加入息稅以供養其他人的父母,對年青人來說又是否公平?

香港特區政府之可惡,就在這裡,故意挑起世代之爭,經常唬嚇香港市民,如果推行全民退保,庫房好快就爆煲,一定要加入息稅,對初出來工作的年青人很不公平云云。

所謂爆煲,涉及融資問題。然而,3月11日下午,眼見立法會財委會竟然可以草率地通過196億高鐵追加撥款,我就看清,這個特區政府和建制派議員,根本就視香港市民的人命如草芥。坐擁龐大盈餘的特區政府,以這種起大白象工程就姑息,對基本民生開支就挑剔的理財哲學,如何融資,都融不出足夠全民退保使用的資金,市民未餓死之前,政府已因為大興土木令國庫空虛而爆煲了!

然而,政府荒淫無道是一件事,自己香港自己救,為了讓香港人活得更美好,我們仍要參與公共政策的討論。主講席上,來自「青衣撐退保」的洪俊毅,清楚解答了是次論壇的疑問。洪俊毅指出,假如每位長者可獲得3500元的生活保障,可立即舒緩年青人供養父母的壓力。洪俊毅指出:「有的年青人不單只要供養父母,更要供養祖父母。一位長者可領3500元,四位長者合共領取14000元。變相這位年青人可節省14000元的開支,多出這14000元,年青人可以用來租屋、可以儲起來準備置業、可以去旅行、可以發展自己的志趣。」

當然,即使有全民退保,我們作為晚輩,仍然應該供養和孝敬我們的父母及祖父母。但我有時飲茶聽到一起搭檯的老人家們閑聊,發現老人家只要自己夠吃夠喝,活得逍遙自在,就不想打擾子女們的生活,反正各自各精采。假若每位長者每月都能坐享一筆安老金,只要自己生活儉樸,很多老人家都偏向不增添子女們的壓力,年青人的確可以從中鬆綁。

洪俊毅講出另一點,我亦很認同,就是全民退保所創造的經濟效益。洪俊毅指出:「我們不應單單把全民退保視作公共財政開支,這筆錢不是花了就消失的,錢到了老人家的手,他們會消費,很多商戶尤其是中小企會賺到這筆錢,創造新的就業機會。大家不要忘記,銀髮族經濟在世界各地日益興起。但政府在討論全民退保政策時,從來沒有對提及長者多了錢去消費所帶來的經濟效益。」我樂見有經濟學家就全民退保帶來的經濟收益,作更具體的數據預測,將令整件事更有說服力。

早前我跟一位年青創業朋友,討論全民退保可變相增加年青人創業的誘因。我當時所持理據是,打工賺取穩定收入,是因為擔心將來退休後生活沒有保障。誰都知道創業失敗的風險甚高,假如將來人人都享全民退保,變相大大降少今天的創業成本,令有志創業的朋友,可以減少顧慮,放棄打工而創業。當時我朋友反駁我的說法,認為年青人今天創業,對比幾十年後退休來說,實在太長遠,兩者關係太薄弱。

未知道假若我今天再遇到這位朋友並討論相同話題時,我要是加入洪俊毅的論點,會否增加我的說服力。原來全民退保對年青人來說,並非遙遠之事,可即時舒緩他們供養家中長者的壓力,令他們有更多餘錢和精力發展自己的志趣,包括創業。而全民退保令眾多長者即時而持續地多了金錢可花,大大增加銀髮經濟的動力,創造更多商機和就業機會。年青人創業,無話一定局限於搞IT或寫Apps,日常生活很多瑣碎事情,都能化作無限商機。我敢肯定,只要全民退保令銀髮經濟日盛,對年青創業者來說一定機遇處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