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王是我的老友。正因如此,我間中也會留意「地獄鬼囯」的時事。

看到新聞,一「犯」姓婦人提議人搬到鬼囯「豬海」居住,説可以改善生活質素。我大惑不解,鬼囯不是每天送百多頭鬼來嗎?現在又叫人搬去鬼囯,那可不是沒事找事做嗎?

我決定找我老友了解一下。

「『人鬼融合』嘛!這政策推行很久了,你不知道嗎?我們鬼囯地大物博,你們人間得益不小吧。」閻王得意洋洋地説。

「益個屁!牛鬼蛇神當道,搞到烏煙瘴氣就真!」當然我沒有説出口,閻王發起怒來,可不是省油的燈。

我婉轉一點游説他:「現在人間陰氣重重,人們都不願生孩子。這樣下去,將來人間就不能進貢你們鬼囯了。」

「真的嗎?但近來我們有不少新血加入啊!年輕力壯,書都未讀完就跳下來陰間報到...」

「正是啊!他們仔都未生就來陰間,將來人間還會有人嗎?」

一言驚醒夢中人,閻王怒道:「那可不得了!這鬼主意是誰搞出來的?我要好好教訓他!」

你是閻王都不知道,我怎會知道?不過作爲人間的代表,我可不能丟臉。

「嗯...這是個很複雜的問題,要從多方面、多角度深入研究,我已向有關部門發信,等候他們回覆...不過她肯定有份!」靈機一觸,我指着報紙上那提議搬去「豬海」的「犯婦人」。

「『犯婦人』嗎?生死簿上好像有她的名字...對了,地獄已給她留了位。既然她遲早落地獄,我就現在見見她吧!」

閻王續道:「既然她那麼喜歡『豬海』,你就帶她到那裡吧,我順便搞個『豬潲派對』!」

*   *   *

閻王這小子可真是小家,人家給他做事,連制服也沒有。沒辦法,我只好去道具店買牛頭馬面的頭罩。我貪玩的又買了豬頭和狗頭,心想轉換一下角色也不錯。

我又想,香港華洋共處,要有點西洋死神的裝備才像話,所以又買了黑斗篷和鐮刀。

臉戴馬面,身穿斗篷,手持鐮刀,我現在是個如假包換的閻王使者。很奇怪,人們好像不怎麼怕我,他們大多只對我報以奇怪的目光,有幾個人問我是否在cosplay,還有小孩子跟我影相...或許他們已習慣了「人鬼融合」吧。

當我出現在「犯婦人」家裏時,她卻不像其它人那麼大膽。「你幹甚麼?」她驚問。

「帶你見閻王。」我在她面前幌一幌鐮刀。「你不是很喜歡鬼囯『豬海』嗎?閻王就在那裡等着你啊。」

「嘩!...」她轉身便跑,不過她又怎能逃出馬面死神的掌心?

「『豬海』的生活那麼好,爲甚麼害怕?嗯...一定是怕適應不到鬼囯生活吧。送佛送到西,我就幫你練習一下鬼囯文化!」

説罷,我便換上牛頭,除下褲子,蹲在地上屙了泡屎,先表演鬼囯的看家本領。

「來!趁熱食!鬼囯連豬潲都有毒,食屎最安全!落後地方最多牛屎,你看我多麼細心,化成牛頭給你屙牛屎!」

「廢青!你是不是搞港獨的?沒有用的,不要癡心妄想!」

我聽了無名火起,做了那麼多事你不領情。我便一腳向她屁股踢去,踢她一個狗吃屎。

心念一動,我把狗頭罩在她頭上,再踢她一腳。剛剛好,她跌倒在還是熱烘烘的糞便上,弄得一臉屎。

「犯婦人,你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哈哈!」

説罷,我給她換上豬頭,帶她到鬼囯「豬海」見閻王。

「犯婦人,好好跟鬼囯豬做朋友吧!」

*   *   *

我問閻王後來怎樣處置了「犯婦人」。

「那犯婦人甚麼用也沒有,就只會鬼話連篇,我送她去了拔舌地獄,那裡最適合她。」

「『人鬼融合』政策呢?取消了嗎?」

「嗯...這是個很複雜的問題,要從多方面、多角度深入研究,我已向有關部門發信,等候他們回覆...」